美妻交换-单篇3

  李总的老婆哀求我道:「我身上还不乾净,求你放过我吧!」边说边还扭着腰试图想摆脱,我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屁股上马上红红的出现了一手掌印,说道:「骚屄,老实点,是不想挨揍,看看下面你老公怎样干我老婆的。」她老婆马上不敢动了。

  我立即除掉我身上的衣服,我的鸡巴此时已经红得发紫,我对准她老婆的小穴,从她屁股後面狠狠地插了进去,双手分别按住她的两只大奶,狠狠地揉搓着,只听见她老婆惨叫了起来「啊……」我只觉得我鸡巴一插到头,可能她老婆来月经的原因,小穴不但很松而且很滑,而且奇热无比,我鸡巴插进去很舒服,就这样我从她老婆背後狂插起来。

  她老婆的一双大奶经过我的死命揉搓,竟越发大了,而且随着我鸡巴大幅的抽插,她老婆竟不自觉地呻呤起来,而且叫声越来越大:「啊……啊……」下身竟不断涌出一股股热流,溅在我阴毛和腿间,我低头一看,竟分不清是骚水还是经血,淡红的连地板上都有了。

  再看李总抬头见我已经把她老婆干上了,却不慌不忙,抽出在我老婆嘴里的鸡巴,站起身来,对我老婆说:「骚货,把两腿分开,我要看看你的骚屄的样子。」此时我老婆虽迫为李总做了长时间的口交,一看已经很累,而且她的奶子经李总玩弄後却涨大了许多,奶头更是直挺着,我知道她已经受不了开始发情了。

  李总此时一说,她听话地张开了两腿,她的小穴在李总面前完全展现了出来,黑黑的穴毛却不能掩盖暗红色的阴唇,由於还没有完全兴奋,当中的穴缝还是紧闭着的,再下面是小而紧的屁眼。我以为李总要为她做口交,没想到李总只是用手简单摸了一下她的小穴,然後把我老婆的两腿架在他肩上,让我老婆的整个小穴,屁眼对着他的大鸡巴。

  他突然用她的龟头对着我老婆的穴缝用力插了进去。我老婆的穴要知道本身就很紧,经他一用力,我老婆痛得大叫起来,李总这时说道:「怎麽样,尝到*奸的味道了吧,我就是要干你这样有性格的屄。」此时只见李总的龟头刚刚插进我老婆的小穴中,还有後面大段阴茎在外面。

  我看着不知怎的,鸡巴更硬了,抽插的速度也更加快更加用力,她老婆已经被我干得迷乱起来,叫床声音也时断时续了。

  只见李总并没有再深入,而是慢慢用他大龟头在我老婆的小穴中打转,摩擦,一只手在我老婆的屁眼周围轻佻着,另一只手分开我老婆的阴唇,找到她的阴蒂摩擦起来。

  我老婆没想到他会有此一着,没多久竟呻呤起来,屁股也配合李总扭动起来,小穴中竟溢出亮亮的骚水来。

  而此时的李总不紧不慢,继续玩弄着我老婆,大约五分钟,我老婆开始大声叫起来:「李总,快,快,我受不了了。」李总呵呵一笑,问我老婆:「你刚才不是还打我吗,怎麽受不了了,说你自己是骚屄,求我干你。」边说边又快速地把鸡巴插进去一段又马上抽了出来,我老婆难受地大声说道:「李总,求你干我这骚屄吧,我受不了了。」此时李总抬头对我大声说道:「怎麽样,你老婆求我干她了,我就不客气了。」话音刚落,他屁股一抬,鸡巴已经插入大半,由於我老婆小穴已经被骚水浸透,几个来回,李总的鸡巴已经插到尽头。

  李总边干边叫道:「真是个好穴,紧穴。真舒服,还会咬人,妈的,老子非操死你不可。」而此时李总的老婆已经被我干得伏在了栏杆上,好像有了多次高潮了。

  我趁她不在意,猛地拨出鸡巴,对准她的屁股用力插了进去,看来李总经常玩她的屁眼,竟然不紧,很容易就插了进去,不过比她穴更舒服。而她老婆竟好像很享受,只是吭了几声,乾脆把两腿分得更开,让我狠插起来。再看她大腿内侧,经血混合着骚水已经流得到处都是,真是淫荡。

  下面我老婆已经被李总插得也是多次高潮。虽然是一个姿势,但李总却在她近虚脱的时候,也插了她的屁眼,看来今天我们两对真是扯平了。

  这就是我们的第二次换妻。虽然有点像*奸,但结果却是皆大欢喜。

  晚上我与老婆作爱後,问道:「那位新竹的莫总想与我们换妻,你觉得如何?」我老婆摸着我的鸡巴,想了想说:「你决定吧。」我一听她同意了,又问她:「前两次你开始都不适应,这次会不会好点。」老婆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道:「讨厌,不理你了,我毕竟是你老婆呀,总要有个过程嘛。再说你不是说很刺激吗?」其实我知道老婆已经喜欢上了换妻,不过只是心理上的本能抵抗罢了。

  交换那天清晨,老婆穿了件套装,由於我的一再坚持,她没有穿内裤戴了一件半罩杯胸罩。透过老婆半透明的上装,可以隐约看到她那粉红的乳头与完美的半球形乳房,看着她性感的模样我的鸡巴慢慢热了起来。

  当我们驱车到莫总新竹郊别墅时,莫总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今天的莫总好刚刚洗完泳,除了一条黑色的尼龙紧身泳裤外,其余皆是赤裸的,看着莫总全身黑黑的皮肤与深身的体毛,现身的泳裤被里面的紧巴顶得要撑破似的,我老婆脸红了起来。

  而此时的莫总眼直盯着我老婆的胸前,下面的鸡巴越发坚挺了。

  我为了调节气氛,对莫总说:「莫总,带我们进屋参观一下呀。」莫总意识到了他的失态,哈哈大笑说道:「我被贵夫人迷住阵,走,进屋聊。」这时老婆轻声对我说:「老公,我又怕了,咱们回家吧。」我安慰她道:「来都来了,怎麽能走呢。」此时莫总的老婆迎了出来,一袭睡衣,一对丰满的奶子在上衣内晃荡着,头发散披在肩头,越发显得妩媚了。

  我们在莫总的客厅坐下,为了缓解气氛,大家讲了很多生意场上的趣事,逗得两位妇人都笑了起来。这时莫总老婆说:「我去厨房弄点水果。」看着她性感的丰臀消失在厨房间,想到马上请可以干她时,我的鸡巴越发难受了。

  此时我老婆对我说道:「我上一下洗手间。」只听莫总说道:「你上二楼洗手间吧。」说完对我笑了笑,我知道那是个圈套。我老婆不知是计,走上了楼梯。

  此时莫总迅速走到我身边,说道:「老兄,咱们开始吧。我先上了。你想不想来看看。」说完,他快步冲向二楼我老婆所在的洗手间,我也紧随其後,我觉得看别人玩自己的老婆真得很刺激。

  只见莫总轻轻用准备好的钥匙轻轻打开洗手间的门,显然我老婆没想到他会进去。我透过门缝看到我老婆仍坐在马桶上,当她看到莫总站在她面前时,真的吓了一大跳,然後马上意识到了什麽,对莫总叫道:「你出去呀,求你了。」而此时的莫总竟在我老婆面前褪下自己的泳裤,露出他直立的鸡巴和长长浓密的阴毛,两个巨大的卵子挂在胯间,对我老婆说道:「美人,我早就想干你了,你今天是自愿送上门了呀,如果你不愿意你现在站起来呀。」此时我老婆下身赤裸,看到挺在面前的莫总的鸡巴,竟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