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妻交换-单篇2

  只见张哥挺起他足有二十公分的大鸡巴,对着我老婆的小穴,屁股一抬,龟头已经插入小穴中,我老婆已经开始大叫起来:「张哥,啊……慢点……慢点……啊……」我知道老婆的小穴要经受考验了,看着别的男人干我的老婆心里真是又发酸又兴奋,而此时的英姐又开始舔弄我的两个卵子了,让我更兴奋。

  只见张哥对我老婆说道:「骚货,你的小穴还真紧,好爽,我今天要干死你。 」只见我老婆两脚已经分得最大,张哥终於用了近两分钟的时间把鸡巴整根没入我老婆的穴中。

  我老婆此时已经叫得声音都变了调:「啊……哦……啊……啊……」此时的张哥已全力在我老婆的小穴中疯狂抽插起来,每当他鸡巴拉出来,我老婆小穴的阴唇也跟着翻了出来,带出很多的骚水,一会就听见我老婆狂叫起来:「啊……」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此时的张哥就像一台马力最大的机器,做着活塞运动,边干还边问我老婆:「骚货,爽吗?」只听到我老婆红着脸回答:「张哥,你好厉害,啊!」看到这时,我再也控制不住,此时的鸡巴已经被英姐舔得好像更粗了,我让英姐伏地床沿上,用鸡巴醮着她的骚水,对准她的屁眼插了进去。英姐没想到我会插她屁眼,想摆脱已经晚了,我的龟头已经进入她小小的菊花门中,剩下只有英姐叫痛的声音,在她的屁眼中我好像又找到了干处女的感觉。

  那一晚上,我们一直干到半夜,我们都高潮了很多处,当然我老婆的屁眼也让张哥给干了,并为张哥做了口交,吃了他的精液。在南部一个多星期,我们白天在张哥英姐引领下浏览南部的美色,晚上则疯狂的作爱,那种日子真是很值得回味。而我老婆经过这次换妻,已经对性有了更好的认识,我们的感情也更好了。

  我老婆自从经历过第一次换妻後,对性观念有了更新的认识,可能上次被张哥干得太爽,也或许我每次都能使她高潮多次,所以她对再做换妻不太感兴趣了,更何况她毕竟是个传统的女人。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我与老婆是做贸易的,虽然做得很不错,但往往受制於人。那次也不例外,一笔大单卡在一个集团老总的手里,而那姓李的老总特别喜欢换妻。虽然他已经近五十,但却人高马大,而他老婆却只有156公分多一点,而且难看,所以在圈内很少有人同意与他做交换的。

  这次当我们谈生意接近尾声时,他突然提出要换妻,因为我知道他想干我老婆很久了,苦於没有机会。因为有了第一次交换,老婆还是同意了,老婆同意我也没话说。

  我与老婆在一个下午来到李总的阳明山别墅时,他已经急不可耐了。我们先是在他一楼的客厅喝茶,他老婆倒是忙里忙外,从外表看,他老婆虽然长得不好看,但身材匀称,凹突有致,从她套的一件薄薄的衣衫外能看到她两粒浑圆的奶头,虽然不高,但屁股却很性感,走路时一扭一扭的,看着看着鸡巴竟硬了起来。而此时李总也狠狠地盯住我老婆。

  今天我老婆穿着一袭低胸的吊带裙,长发披肩,露出她那雪白得双腿。我知道现在的她又不安了,紧紧挨住我,我能感觉到她身体在发抖。而李总却一直盯着她,好像一头狼样,要把她吃了,更让她紧张了。

  这时李总对她老婆说:「你带张总上楼看看我们收藏吧。 」。

  我知道这是李总在暗示我们去干了,她老婆很听话地带着我到了楼上的房间。

  一上房间,她老婆轻轻对我说:「我今天不方便,你能放过我吗?」我一听想:「李总的王八蛋,明知她老婆不能干,还约今天?」刚想到这,只听到楼下我老婆的惨声,我们从楼上向下一看,只见李总已经把我老婆搂在怀里,一手在我老婆奶一乱摸,一手已经伸在我老婆小穴中间了。

  没想到我老婆顺手打了他一耳光,这时的李总反而不恼,一用力把我老婆推倒在沙发上,边脱衣服边说:「妈的,老子想干你很久了,没想到你还有个性,不错,我最喜欢有脾气的女人。」话刚说完。就叫他已经是全身赤裸,一枝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对着我老婆好像在示威,我老婆显然不能马上适应他,见他扑上去双手打着他的背。

  那哪能敌过李总,李总已经把我老婆的吊带裙扯了下来,露出我老婆的奶罩与蕾丝内裤。

  我老婆哀求的模样更刺言了李总的性慾,他又一把拉下了我老婆的两件唯一挡体的小玩意。

  这下我老婆一对坚挺的奶子和黑黑的三角完全呈现在李总的面前。此时我老婆还在做无效的抵抗,李总一下坐在我老婆的上身,用两只粗糙的大手分别握住我老婆的两个奶子,用力揉搓着,然後把我老婆的两粒奶夹住他的鸡巴,他那巨大的暗红色的龟头已经抵在我老婆的嘴边。只听见李总对我老婆叫道:「骚货,用你的嘴含住,让我爽一下。」我老婆哪能同意,只看见李总双手一用力,顿时我老婆的奶子被他握得变了形,两粒本粉红的奶头慢慢变成了暗红色,而李总用两个手指挑弄着她两颗樱桃,我老婆又痛又痒,终於张开了嘴,李总趁机把他那大龟头捅进了我老婆的嘴中……李总把鸡巴捅进了我老婆的嘴里,可是他的鸡巴龟头很大,再加上李总用力顶住鸡巴,不让我老婆吐出来,所以我老婆嘴已经张得最大,可是只能勉强纳进李总的龟头。

  只看见李总屁股用力一顶,一根鸡巴竟然顶进我老婆嘴里一大半,我老婆难受地:「嗯……嗯……」地只能用咽喉发出声音,双手继续拚命地在李总身上乱打。

  此时的李总却是性致勃勃,两手狠命捏着我老婆的两粒乳房,两只原本雪白尖挺的奶子现在已经变了形,奶子上布满了淤青的手印,两个奶头却更加坚硬了,涨得暗红,李总的鸡巴在我老婆的两奶之间时而磨擦,时而又狠狠捅进我老婆的小嘴里,边干边对我老婆说道:「骚货,怎麽不叫了,是不是很难受呀,老子的鸡巴大不大,好不好吃,啊?」我老婆此时只有应付的份,只能被动地含住李总粗大的阴茎,时而敲打李总两下。

  看到这里,我心里固然难受,更何况别人的老婆就在身边,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想到此,我一把拉过也看得呆了的李总的老婆,说道:「臭屄,看到没有,你不能怪我无情了,今天我不好好地奸你我就不是男人。」说完,把她面朝下按在二楼扶梯栏杆上,还没待这女人回过神,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我扯掉,露出一对硕大的奶子,虽然有点下垂,但却像两上挂在胸前的大木瓜,乳晕褐色的,很大的一圈,奶头像两粒暗红的葡萄,我一手捏搓她的奶子,一手继续用力拉下了她的裙子与内裤,只见她的内裤间还有带经血的卫生棉,她那白花花的屁股出现在我面前,肉很多,却很结实,屁眼处还有从阴部延伸过来的黑黑的阴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