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性教育

  201 3 年 1月6日上午,修会突然接到妻子于海波打来的电话,说是有急事,让他马上回家。一进门,他就看见于海波正坐在沙发上哭泣,她说:「儿子学坏了,这可怎么办呀!」「刚才我收拾儿子房间时,发现了这东西,你快看看吧,太可怕了!」于海波边哭边拿起一页纸,递到修会手中。修会仔细看了一遍,顿时惊呆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立刻袭上心头。

  原来,这竟是一份准备性犯罪的方案,上面用文字和图示的方式十分明确地说明了将要犯罪的时间、地点、对象……当天晚上,修陆放学回到家后,见父母神情异常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低着头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修会听从于海波的话,尽量心平气和地问儿子:「你已经上高三了,长成大小伙子了,有什么心事想和爸爸说吗?」「没有,我没啥心事,爸你去忙吧,我要写作业了。」修陆回答道。

  「你是不是想女孩子了?」见儿子搪塞,修会直截了当地问道。听了父亲的话,修陆的脸一下子红了。

  「那这是什么意思?」修会从衣兜里掏出那份性犯罪方案,摆在儿子面前。

  修陆一言不发,把头深深地低下了:「爸,我错了,你千万别生气。」「你到底怎么想的?能和爸爸说说吗?」修会用商量的口吻问道。

  「……」修陆面红耳赤地低头无语。

  「这有什么不还意思说的,毕竟你爸我也年轻过!」修会追问。

  可惜修陆还是默默无语。

  「你倒是快说啊!」本就心情不好的修会忍不住气恼地吼道。

  「我……」修陆低下头,更受胆怯地说不出口。

  「你这孩子不打是不行了,太不争气了!」修会说着就要动手。在客厅里一直坐立不安的于海波,听屋里的形势不妙,忙冲进屋劝阻:「教育孩子要心平气和,你也太不冷静了。」就这样,一场父子的非常对话不欢而散。

  夜里12点,于海波去厕所时,发现儿子修陆的房间还亮着灯,她悄悄推开门,一个惊人的画面出现在她眼前,她的儿子……一个年龄仅18岁的男孩正右手握着他那超越正常人的大肉棒对着左手的一张照片打着手枪,口里还小声的喊着什么。

  于海波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儿子的裸露出来的男根;她也有些好奇,她以为他应该只有一根小鸡巴,即使他现在长大了。但是于海波立即知道自己错的离谱,修陆有一根巨大的鸡巴。一根非常长且粗的阳具就耸立在那里,至少也有18公分长,而且象她的手腕那股粗。头大得就象一个鸡蛋,肿成了深红色而且有闪亮的液体从那儿流了出来。

  才结婚没多久的母亲感觉到阴户内开始隐隐作痒。

  她从来就没想到过她儿子竖硬的鸡巴会让她的骚穴变得如果潮热。

  她有点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情况。

  幸好母爱的力量是伟大的。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想好好地跟修陆沟通下,希望他不要走入歧途。

  「好了,修陆,立即停下来!」修陆抬起头,看到自己的母亲就站在房里。

  他惊得不知所措,松开了鸡巴,急忙拉起裤子试图去遮住他的肉棒。

  他的巨炮在裤子里脉动着,硬挺着,将裤子撑得老高,于海波坐在儿子的床上,试图不盯着他裤下的鸡巴。

  「修陆,我们得谈谈,手淫,这不正常,你不能把过多的时间花在这种事情上,你得向正常方面发展。如果你继续这样,你的前途就完了!」「对不起,妈妈,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总是情不自禁。」修陆低声弱弱地说道。

  「平时,妈对你好吗?」

  「嗯。」

  「那你能跟妈妈好好谈谈?」

  修陆无语!

  于海波无奈,但又不知从何再谈起,毕竟自己也是刚当妈妈的。

  这时,床上的照片引起她的注意,她感觉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那里看过。

  伸手的结果让她震惊不已,儿子打手枪的照片竟然是自己上个月在女友小怡鼓动下偷偷瞒着修会拍的写真集,而且是那种特大胆,特暴露的。

  「你……」于海波的脸红得像是被染了色,呼吸变得的困难,她能感觉到她的阴户就象心脏般跳动。没想到自己偷偷拍的写真集被儿子发现了,还被儿子当成意淫的对象。

  「修陆?你怎能把自己的妈妈当城意淫的对象,这是乱伦!」修陆听了急得快哭了,显得非常害怕。

  「对不起!妈妈,我也不想这样,可我一想到你的那白花花的身体,就忍不住手淫?」「啊……你……你偷窥我!」儿子的回答让于海波羞意倍增。

  「我不是故意的,那天晚上我起来方便不小心看到妈妈你没穿衣服在客厅里走,然后我就……」于海波想起来了,那是上个月的一个星期六的半夜,老公加班回来把自己叫醒就性急的乱插,自己还刚要高潮,老公就射然后不顾自己蒙头大睡。自己呢?

  图一个方便,儿子已经睡着,就光着身子去厕所,结果没想到被儿子给看到了,害得儿子变成这样。

  于海波这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委屈的修陆,她逃避似得跑出门外。

  回到床上,于海波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思虑万千,不知咋办。

  以后如何面对修陆又如何对他进行正确的教育和引导呢?

  不知为何于海波突然又想起修陆那根粗壮令所有女人又爱又恨的肉炮,小穴里一阵淫水又猛然而出。

  沉默、思虑了好长一段时间后,于海波心中下了一个让她改变终身的决定。

  「我有办法了!」

  坐在一旁的修会急忙追问:「快说快说,是什么办法?」「这个……不能告诉你,不然就不灵了。」「你倒是告诉我啊,你这样会急死我的!」修会显然被修陆的事搞得有点头痛。

  「我是他妈,他虽不是我亲生的,我们和亲生母子没什么区别,他的事我也着急啊,不过为了修陆不让他去性犯罪,你先委屈下。」于海波的一番话很真诚,充满母爱的圣洁,但也暗含了深意,可惜修会没有听出来。

  修会听后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只能同意。

  第二天早上,修陆因星期六没去上课,因为昨天的事情绪十分低落。于海波和修会招呼他洗手吃饭。见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还都是自己平时最爱吃的,修陆来了几分精神。

  吃完早饭,于海波去收拾厨房,修会则去上班了。

  整理完之后,又洗了个澡,于海波就没有穿内衣,直接披上了一件睡衣,来到儿子的房间。

  一脸情绪不高的修陆坐在电脑旁一言不发。

  「儿子,你还在想妈的身体吗?」于海波不得不首先打破了沉默。

  「我知道不该这样,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修陆难堪地说。

  「那好,你现在闭上眼睛,我叫你睁开你再睁开。」修陆不知于海波要做什么,便很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在于海波喊过「一二三」后,修陆才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让他大脑嗡地一下,他看见妈妈正一丝不挂地站在他的面前……她乌黑的长发散落在雪白的肩上,左手弯曲放在小腹下,遮挡住那迷人的下体,然而还是有一些调皮的阴毛跑到了外面。右手环抱着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的诱人的胸部,身体稍稍往前伸曲,将她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疑。最让人着迷的事那双皓白莹泽的双腿,光滑柔嫩,还有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能令每个男人都欲火焚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