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琴师2

  还没讲完,她马上霍然坐起向我质问:

  「甚么?你不是调校钢琴师傅?你到底是甚么人?」我见她如此紧张,便向她解释说:「你误会了,我的正职是调校钢琴,不过我还有业余的兴趣,就是经常往「互联网」上的「情色文学发表区」贴故事。」她听了我的解释,不禁大笑起来,说:「好了,现在雨过天晴了,我不理你爱怎么写,要别把我的真名地址说出去就行,我们继续吧!」我不敢怠慢,立即便半跪在地上。

  她很合作马上张开两腿,让我品嚐她的「水蜜桃」。

  我首先轻轻的把她两片外阴唇拨开,用中指放在她的阴核轻轻磨擦几下,她顿时间「咿咿呀呀」的轻叫了两声,我知道她已经开始兴奋了。

  她这种兴奋,只是高潮的开始,我觉得必须要把握看时机,今她再进一步兴奋,把情欲提升上去,运起舌功向她的阴核进攻,又舐又啜,如是者过了两分钟左右,只见她「哎哟,哎哟」的叫了起来,双手不断的舞动,一时力搓双乳,一时捧着我的头用力压她的阴户。

  我知道她这时的兴奋已经进入了高峰,便立即站了起来,手握「肉棒」对正她那个嫣红「桃源洞」一挺。

  这一挺,果然畅顺无阻。

  因为她这条「秘道」已经湿透,一滑便进入了内面。

  就在这时,我听到她「啊」的大叫一声。

  我把头俯到她耳边说:「你舒服吗?」

  她点头说:「太舒服了,看来你的家伙足足有五寸半长。」我摇头说:「你错了,它是七寸半,我不敢全进入,怕你承受不起,弄伤你。」她睁开眼睛淫笑说:「不怕,你试试整根放入去,看我是否承受得起?」我见她这么说,便把腰一挺。

  她又再「哎哟」一声说:「真是舒服死了,我从来都没试过这么舒服这么刺激。」她随即双手把我抱紧,不停摆动着腰肢,左摇几下,右摆几下。

  经验告诉我,她这时的情欲已经进入最高状态,她用身体语言向我暗示,嘱我放胆大干,倾全力去淫虐她,令她满足,在这种悄形下,如果我还按兵不动,她必然会十分失望。

  一想到这时,我立即便挺腰使劲狂冲,只见她「呵呵」连声,好似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她初时细细声,但越叫越大声,肉紧时,居然张口咬我的肩膊,不是轻咬,而是大力地咬。

  我被她咬得痛得入心入肺,也知道她此时已进入巅峰状态,于是忍着痛楚,继续我未完的使命,施展我的「玉柱神功」猛向她的「仙洞」狂冲。

  一下又一下的用力撞击,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她突然狂叫着:

  「我快要死了,……我……啊……你弄干死我啦!」就在这一刹,我浑身突然一震,我心知不抄,此时已感到一股热流急涌出。

  她大力抱着我说:「太美妙了,我们一同进入仙境吧,抱紧我,我舒服死了!」我对她说:「我也舒服死了,我们真是天生一对……」我依照她的话,搂紧她整个人伏在她身上。

  她没有开声,依然紧闭双眼,在回味,在享受那甜蜜的一刻。

  而我,也懒得动弹,事实上,这时我确有点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我看看手表,我们这一场肉搏战,不知不觉已经干了两个小时,再看看她,只见她已把那对水汪汪的媚眼张开。

  我问她:「刚才你舒服够吗?」

  她笑咪咪说:「我已舒服了,你简直是个超人,我的老公十分一也比不上。」我惊讶地说:「你有老公?他甚么时候回来?」她伸手戳我一下额头说道:「他现时在加拿大,我们已经决定移民到加国去。」我问她:「那为何你现在还留在香港?」她说:「我还有一些事要办,下个月,事情办好了,我就会去加拿大跟他团聚。」我忽然觉得得失望,痴痴地望着她。

  她大概知道我的心意,张口轻咬我的乳头,然后说:「你不必失望,我下个月才离开香港,我们幽会的日还很多,你怕甚么?

  我失落地税:「那一个月后,找就会失去你,到时我会想你想到发神经的。」她轻轻把我推开,坐了起来,轻抚着我的手说:「你想得太远了,你放心,我会回来的,在香港,找还有很多生意,这层楼我舍不得把它卖掉,就是因为我以后还要回来的,我不喜欢住酒店。」听了她这样说,我立即明白过来,搂住她说:「这样太好了,彷佛是上天给我们安排,讲真的,我过去见过不少女人,但她们都不及你,不论样貌,风情,还有,你的功夫……」她立刻赠我一记粉拳,轻轻的打在我的大腿上,说:「我的优点是那么多?」我摇头说:「不,还有你的舌头,你的舌头实在出神入化,无与伦比。」她见我这么说,顿时乐得心花怒放,随即把头一俯,张口便把我的家伙含住,好似小孩子吃冰棒那样,吸了进去,又再吐出来,她双眼一直盯着我,看我的反应。

  我问她:「你是再想「梅开二度?」

  她点头说:「我知道你一定不会令我失望。」

  说完便站了起来,把我的家伙塞进她的阴户襄,把我抱得紧紧。

  结果我们便站在地上又大干起来。

  一小时后,我又再次爆浆,她满面春风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找亲她一亲说:「我得好好休息两天,来时会先给你电话。」她把我送到门口,临别时还赠我一个长长的湿吻。

  字节数:932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