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下属们(恋足系)

  「轻点,再摸点润滑油。」我坐在躺椅上,对着隔着一张桌子,正对着我坐着的赵思思说道。

  赵思思将两只穿着黑丝的小脚从我的鸡巴上移开,放在两侧,从桌子上的笔筒中取出一瓶人体润滑液,将润滑液挤在手上,轻轻的涂抹在我的鸡巴上,然后重新用两只小脚的内侧上下摩擦我的肉棒。

  我这人一辈子没多大爱好,就是恋足,如果在足交和操逼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我肯定选择足交。赵思思今年二 十 三 岁,是来我公司实习的大学生,现在社会竞争激烈,想找到一个工作稳定收入还高的工作太难,而且这丫头在工作期间还打碎了我珍藏的一个古董花瓶,那个花瓶价值三百万人民币,赵思思也不过是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哪里出得起这个价钱,只好卖身抵债了。

  当然我也没做的太过分,毕竟现在的女孩都有一定的尊严和个性,我要是说让她成为我的专属性奴什么的肯定不好,还容易被反咬一口吃官司,所以我就跟她说:「我并不会跟你发生性关系,我也不怕跟你说,我这人有恋足癖,所以你只需要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做一下足交就行了。」赵思思思考了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后告诉了我答复,当然,她同意了。

  「梆梆梆。」办公室门外传来了市场部小王的声音:「老板,上个月的销售报表出来了。」

  赵思思听见敲门声,立刻就想收起小脚,但是被我抓住她两只丝袜小脚按在自己的鸡巴上,没让她拿开。我给她示意了一个没事的眼神,就喊道:「进来。」小王打开门抱着一摞文件走了进来,看见赵思思表情尴尬的坐在我对面,高跟鞋就放在一边,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饱含深意的笑了一下,走到我身边,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了我。

  在赵思思来到公司之前,小王一直都是公司里最漂亮的女性,当然,现在也是,只不过赵思思比她年轻一点。小王之所以能爬到市场主管的位置,肯定是我一手提拔的,至于是怎么提拔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小王将文件放下之后,借着弯腰的动作,手偷偷的伸入了桌子下面,在我的鸡巴上狠狠的撸了一下,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怎么能欺负新人呢?」我顺势舔了下小王的耳朵,惹的小王一阵娇笑,对她说道:「下班后去我家。」赵思思已经看呆了,早就听说办公室里的错综复杂,却没想到竟然就这么当着自己的面表演起来,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又好意思说什么呢。

  等到小王走了,赵思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我不得不训斥道:「继续啊!想什么呢!」

  赵思思立刻听话的用丝袜小脚加紧我的鸡巴,赵思思的脚掌内侧很柔软,就像是乳肉一样,加紧我的鸡巴之后正好形成了一个凹处,两只脚掌并拢间形成了一个脚穴,这种紧致的拘束感其实并不算是足交的一种良好的感觉,我更喜欢的是用整个脚底来进行足交而不是脚掌的内侧,但是赵思思的柔韧性不行,隔着桌子两只脚掌无法对在一起,相比起来,小王的水平就要比赵思思高的多了。

  一边享受着赵思思的小脚给我做着足交,一边审查着上个月的销售报告,分心二用可以降低性敏感程度,所以赵思思用脚给我撸了二十分钟,我才刚有要射的感觉,这时候赵思思几乎都累的两腿都打颤了。

  抓住赵思思一只小脚,将鸡巴捅在赵思思的脚心上,上下摩擦赵思思的脚心,龟头摩擦着顺滑丝袜,再加上赵思思柔软的足底,强烈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刺激着我的神经,赵思思很熟悉我这个举动,伸着一条丝袜美腿让我可以轻松的用龟头操她的脚心,弯腰在地上捡起自己的高跟鞋,然后扭着身体趴在桌子上,伸手把高跟鞋放在我鸡巴和她小脚的下面。

  过了一会,我的快感终于到了极致,精液像是喷水枪一样射在赵思思的脚心上,有力的精液让赵思思的小脚本能的往后缩了一下,但是马上又踩了回来,死死的压住我的龟头,当我的精液全部都射完之后,赵思思才坐直了身子,将高跟鞋从桌子底下取出来,此刻高跟鞋里面已经盛满了精液,当然,赵思思悬空的小脚上也全是精液,粘稠的精液顺着赵思思的足心流到脚后跟,然后啪嗒的一下滴落在地上。

  我眉头一皱,刚想说点什么,赵思思赶紧用另一只丝袜脚踩在刚才滴落精液的地面上,用力的蹭了两下,将精液全部蹭在自己的脚上,才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赵思思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又响了,进来的是财务部的会计张琳,张琳一头褐色的波浪长发,穿着时尚,完全看不出是从事会计这样严谨的工作,但是我对张琳却是一百零二个放心,张琳原先就是一家外企的会计,但是后来上面的领导偷税漏税,挪用公款,总数达到了两个亿。这些事张琳并不知情,一切都是会计长负责,谁知道国家调查下来,整个企业的领导和会计长全部都把责任推给了张琳,张琳被送进监狱,判了个死刑。

  恰巧,我和那家外企关系并不好,同行是冤家,我们都是搞高新技术的,安插在那家公司的间谍偷偷将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在私下里收集证据,三个月后,我将外企打垮,并将张琳从监狱里救了出来,尝过监狱里的痛苦和死亡的绝望,张琳对我这个救命恩人算是唯命是从,忠心耿耿,无意间看到我恋足这件事后,更是在任何我需要的情况下,都能满足我的任何欲望,我对张琳也十分信任,应该说,如果这世上除了爸妈还有可以让我无条件的给予信任的人的话,那就是张琳了。

  张琳一进来,看都没看羞红脸的赵思思,甚至桌子上满是精液的高跟鞋都没看上一眼,只是将手里的财务预算交给了我,报告了一些细节,随后注意到我的鸡巴还半软不硬的露在外面,有些不满的看了赵思思一眼。

  「老板的大鸡吧还没有射空呢,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行了,小琳。」我制止住小琳,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小琳埋怨的看了我一眼,顺着赵思思那面的桌子爬到了桌子的底下,用嘴含住我的鸡巴,舌头在敏感的鬼头上舔来舔去,小巧的舌尖在龟头上游走,时不时的顶顶我的马眼,似乎是想将舌尖顶进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也确实让我的马眼张开,张琳趁机用力吸允,残留在尿道中的精液犹如找到了宣泄口,在张琳小嘴中的吸力的帮助下,全部射了出去。

  这次射完之后,我的鸡巴才算是完全的泄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渐渐变小,张琳回头对赵思思说道:「看见了没有?」

  赵思思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张琳帮我把鸡巴揣回了裤子中,然后看见桌子上的精液,咽了口唾沫,我自然注意到了张琳这个小动作,头疼的捂了下额头,自从自己把张琳救了回来之后,自己在张琳的眼中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存在,这里的人只的是人类,似乎我在张琳的眼中就是上帝,就是救世主,我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都是好的,都是真理,而张琳能够从我这里得到的唯一属于我的东西,就是精液了,每次我在张琳的嘴中射完之后,张琳不像小王一样会吐出来,而是全部咽到了肚子里,就算我在张琳的逼里射了精,张琳都会一直不洗自己的骚逼,直到我下次准备再操她之前,她才会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