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公主】

               新月公主

作者:不详


  她看着我,丝毫也没有畏惧。我看着她的眼睛,似乎也没有取胜的快乐,为
此我很恼火。

  她没有我的个子高,但似乎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你杀了我吧。」她平澹
地说,慢慢地垂下眼帘。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像你这样的外族母狗,我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我
还犹豫什麽?我怎麽就下不了手?就是因为她的美丽?还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认
输?

  「我不杀你。有很多办法比杀你还要让你痛苦。」

  我冷冷地咬牙,我就是不能容忍一个女孩在我的面前这麽高傲,她如果哀求
我,甚至用她那足以迷惑男人的肉体来换取生的机会,我会毫不犹豫地姦淫她,
然后像对待她的同类一样把她做成乾粮,人肉的滋味比那些塞牙的牛羊肉都好,
女人的尤其美味。

  现在我不愿意杀她,我想她痛苦下去,直到她彻底地屈服、顺从。我不管她
是什麽吐谷浑可汗的妹妹,新月公主,被传说成仙女的西域美人,她和突厥人一
样,是我憎恨的牲畜,牲畜在主人的面前应该是听话的,你没有资格要求主人杀
或者饶。

  她冷冷地微笑,似乎仍然没有害怕,也许是明瞭自己的命运,虽然她才只有
十九岁,但看过的杀戮太多了,残忍的事情也见过不少,他的哥哥伏允就是用这
样暴力的手段使吐谷浑十四个部落统一的。

  「你要是武士,就应该用武士的礼节对待我。」

  「因为你现在已经不是武士了。」我走近她,伸手托住她的下颌,强迫她抬
头看着我的眼睛,「雅宁,你现在是我的奴隶,知道麽?」

  「被俘的武士可以选择死。」她使劲地甩头,想离开我的手。

  「你现在没有资格选择死了,刚才你本来可以自杀的。」我捏住她的下颌,
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皎白如玉的脸颊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殷红的掌印,她的头
被打的偏到了一边,银色的长髮也飘舞起来。

  我放开她的下颌,左手又是一下,手接触她光洁的脸颊的滋味很好,殴打的
感觉同样的美妙,能使我狂躁的情绪更加地亢奋。我没有用全力,不然像她这样
的女孩子就是被打死也是平常的事情,我曾经三拳打死过戈壁上的豹子。

  她的头垂下去,又慢慢地抬起来,把额前的散发甩开,吐出嘴裡的血,呼吸
着,怒视着我,她没有屈服。我知道离她屈服还远着呢,打她的感觉真好,我能
感到全身都舒坦,操她是什麽滋味的?

  「多漂亮的头髮呀。」我伸手轻轻地把散乱的银色长髮梳理起来握在手裡,
近在咫尺地看着她那幽深的蓝眼睛,品嚐着她的恼怒和不屈,另一隻手在那细嫩
的脖子上抚摸,很轻,很温柔地爱抚那光滑柔腻的肌肤。

  她的确很美,和我们汉人不一样,她有雪白的皮肤,白的象透明一般,她红
红的唇就更娇艳,还有红肿的腮。

  「喔!」我撕扯她的头髮时,她尽力压抑着,但还是忍不住哼了出来。

  我强迫她把头尽量地向后仰,她的脖子完全地展露出来,她使劲地扭动着,
由于被绑着,幅度很有限,我低下头,轻轻地咬她的下颌,看到她眼中那一丝慌
乱,这使我很痛快,我慢慢地向下,能感到脖子裡面器官的蠕动,她应该是很紧
张的吧?我耐心地舔着,用牙齿挑逗着细嫩的肌肤,用舌头品嚐着血管的脉动,
用嘴唇感受着肌肤的颤抖……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耸动的胸脯起伏着,不过她的身体是僵硬的,我的
手伸进她的衣领,穿过她的内衣,接触到她胸前的肌肤的时候,她的反应很剧烈,
她不顾自己头髮被拉扯的疼痛,她拚命要抬起头来,并且尖利的喊着。

  这样的悲鸣在军营裡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的,不会有人来解救她,最多是会有
弟兄们在帐外好奇地偷窥,不过她的尖叫使我很兴奋,她已经感到屈辱了,那麽
她离崩溃就不会太遥远了。

  吐谷浑人贴身的小衣真囉嗦,我抓不到嚮往的乳房,气的我使劲地向她颚颈
连接的柔软的部分咬了下去,她的尖叫停止了,变成了艰难的呜咽,她拚命地躲
闪,向后躲避。唾液变咸了,我停下来,用舌尖舔弄着被咬破的地方,她的血使
我感到快意,这样小小的创伤其实不应该十分的疼,不过加上恐惧和耻辱,那疼
会加倍……

  雅宁看起来很难受,「呸!」她啐了我一口。

  我没有躲闪,伸手抹掉脸上的唾液,然后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吐谷浑母
狗,吐我?你身上的水很多麽?让我好好地看看!」

  我抓住她的衣领,使劲地向两边分开。「呲啦——」连她裡面鹅黄色的内衣
也扯开了,露出月白色、包裹着傲然耸动的胸脯的小衣,她真的很白,白得晃眼,
她的肩头,她的脖子,她的锁骨,还有那莹润的肌肤。

  她想保护自己,她急促地喘息着,收缩着身体,「畜生!」

  我欣赏着那羞辱和愤怒交织的、激烈的情绪调动下已经有些扭曲的脸,她的
眼睛似乎在喷火,脸上的肌肉都跳动着,还有那嘴唇,生气和害怕能使人改变,
这些变化都使我血脉贲张。我微笑着,把手放到她的胸前,能感到她的心跳,有
点快,还有小衣裡面蓬勃的乳房,那弧线真饱满。

  我找到小衣的搭扣,勐地发力……两团鲜嫩的肉峰脱却了束缚,在我的眼前
颤动着,美妙的视觉冲击使我忍不住惊歎了,不光是白嫩细緻,耸翘的乳尖上点
缀的嫩红的乳头就是两颗奇异的珍宝,连小小的乳晕都是鲜嫩的肉红色的,这乳
房不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其实不是很大,可以一把就抓住,却是最美观的。

  我喘着粗气,把自己的脸埋在那温润绵软却充满弹性的空间裡,吸吮着……

  奇怪的是,她的身体完全地放鬆下来,那些美妙的颤抖停止了,我怎麽弄,
她也没有反应。我继续用手抓揉着她的乳房,抬头,她脸上的表情是平和的,这
使我很不满意,她应该感到屈辱和愤怒的!那样我才更舒服。

  「我的身子好麽?」她看着我,嘴角带着蔑视的笑容。不知道她在想什麽,
我下意识地点头。

  「没有男人不迷恋这身体,你也不例外。你来吧。」她又合上眼睛。

  向我挑战?我被激怒了,怒火胜过了被那美妙的诱惑点燃的慾望,我使劲在
她的乳房上扭了一把,她只是皱紧了眉头……

  为了更好地蹂躏她,我把她从木架子上弄了下来,双手仍然反绑在背后,不
过我决定不再捆绑她的脚。

  「其实你不用绑我,我反正也不是你的对手。」

  「不许你这吐谷浑母狗说话!」

  我骑在她的肚子上左右开弓,我停手的时候,她昏迷了,那脸已经不是原来
的样子了,不过仍然不觉得丑陋,那银色的长髮披散在我的波丝地毯上,人也瘫
软在那儿……我飞快地剥光了她的衣服,让她平躺在波丝地毯上。

  面对着面前的冰肌玉骨,我忍不住愣住了,那身体是完美的,通透的,散发
着无限的诱惑的,生机勃勃的,流畅的曲线,优雅的起伏,那肩,那胸,那光滑
平坦的腹,那结实的、温润的、柔美纤细的腰,柔腻的小腹下端那浓密的银色的
毛毛,毛毛中那玉贝一般的妙境,一样的白腻、纯淨,神秘的裂缝下端那迷人的
粉红色的涡,还有圆润修长的腿,那腿是结实的,内侧却显示着女人特有的柔软
酥嫩,那纤细光洁的小腿,线条优雅地收放着,润泽的脚踝,精緻的脚……

  我觉得自己的确是控制不住了,我飞快地把自己也扒光,然后扒开她的腿。

  不能就这麽干吧?得在她清醒的时候好好地享受她!她的蠕动,她的呻吟,
或者是她愤怒的反抗,让她在我的胯下辗转,哀求,痛不欲生,彻底地屈服!

  对!

  我左手撸着已经勃起的鸡巴,右手使劲地扭住她大腿跟的嫩肉,使劲地掐。

  她醒了,由于鑽心的疼痛,她的身体剧烈地收缩,并且惊叫。我很满意,我
就是要这样的效果,接下来的,我更自信了,我知道自己是强悍的男人,和我干
过的女人都对我的鸡巴产生了敬畏,她的那个地方还那麽娇嫩,说不定还是处女
呢,她肯定抗不住我,我弄死她!掐她大腿的感觉真好!那指尖的触觉真好!还
有她的疼!……

  明白了即将发生的事情,雅宁还是有点紧张,虽然她知道这些羞辱都是不可
避免的,但要让这个自己痛恨的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雅宁还是有点紧张,她对
男人还没有任何经验,连男人的身体也没有看过。

  自己是公主,是人人膜拜的神女,虽然身边的侍从女官总是在议论男人,她
们渴望男人,不过自己是从心眼裡就鄙视那些对自己垂涎三尺的男人的。自己的
男人应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他和自己应该在草原上有一个人人都会传诵的
传奇,他应该是一个不平凡的奇男子。

  现在这个男人就要搞自己了,他有一个传奇一般的经历,是一个不光在吐谷
浑人中传说的噩梦,他长得也不错,他生气的样子尤其好看,那浓浓的眉毛会向
两鬓斜飞过去,那锐利的目光使他显得锋利,还有那线条明晰的唇,他微扬的下
颌,他身上有无数伤疤,胸口的那条足以致命,致命的伤疤还有两条,每一道伤
疤就是一个故事吧?他是怎麽活过来的?他是怎麽在那些足以走向地狱的格斗中
走过来的?他根本就是地狱裡走来的魔鬼吧!

  他就要来了!用他那吓人的傢伙向自己最害羞的地方捅过来!真硬!真烫!

  会是什麽样的滋味?雅宁觉得自己突然期待起来了。怎麽会在就要被凌辱的
时候产生期待?!

  他就是魔鬼,你不能屈服!你必须保持自己的尊严!不过怎麽保持呢?虽然
准备好了承受凌辱,折磨,但只是在内心已经准备好了,身体怎麽办?还没有经
验,如何对付?不能叫出声来,你越叫,他就越高兴,不能让他高兴,就讪着他,
让他恼羞成怒然后杀掉自己吧!

  就要死了麽?自己才十九岁,还有好多事情没有经历过呢,以后的生活是什
麽样的?想活下去,那麽地想,不过落在这个魔鬼的手裡还不如就死了好,死了
也不能让他高兴……

  那粉红色娇嫩的地方还乾涩地,我不怎麽在乎阴道是否湿润,反正捅进去,
使劲地弄几下,阴道就湿润了,女人都这样,虽然乾巴巴地捅进去多少会蹭得生
疼,不过那感觉很刺激,女人也会叫,我就是喜欢她们叫,她们疼。不过雅宁的
阴部太娇嫩了,晶莹剔透得就像一个不忍去弄坏的宝贝,我虽然很想弄死她,不
过有点捨不得了。

  我按着她的腿,多少还是焦躁的,那雪白的大腿在我的手下发红了,我的鸡
巴已经快到极限了,充血的龟头变得莹润了,我用龟头剥开她的阴唇,细緻地来
回地搓。

  接触到那些複杂的肉褶,那接触带来的酥麻从龟头开始电流一般刺穿我,直
接使我的头皮发麻、发紧,使我喘不上气来,我觉得自己的身子膨胀,全身的毛
孔都在扩张,肌肉却使劲地收缩,收缩得都有点发酸了,尤其是屁股,刮到那个
逐渐扩张的小洞,真想就那麽捅进去……

  雅宁的表情使我很满意,她的上身尽力地抬起,她的眼睛大大地睁着,她都
要把她的嘴唇咬破了,鼻翼不安地翕动着,她是害怕了。不能等了,我这就捅进
去!

  她的身体在逐渐地适应龟头的挤擦,在抵达阴道口的时候就收缩,滑开的时
候就鬆弛,抵达另外一个带来美妙无比的阵阵颤慄的地方时就哆嗦,这是一个怎
样的过程啊?为什麽在被摧残的时候会产生这样的感觉?那是一个充满刺激的过
程,最直接的接触带来的奇异刺激是没法忍耐的,还有未知的恐惧,恐惧、羞耻、
愤怒掺杂着,雅宁觉得自己是被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情绪煎熬着,似乎就要不能坚
持了,崩溃下去算了,就屈服了吧?

  这次那个火烫的东西没有离开阴道口,自己的小洞被撑开了,真涨!还有一
点摩擦的疼,这疼被害怕给扩大了……

  她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她在使劲,她的下身挺起来,在全力地抵抗我的进
入,她阴道口周围的小肌肉群拚命地抵抗着,不愧是练武的高手,她的肌肉很有
力,不知道这样只会使我跟快乐麽?想用这样的努力来抗拒?来吧,咱们好好地
比一比吧!

  不光是摆脱了肌肉的纠缠,能清晰地感到穿透了一道阻挡的膜,我兴奋地大
叫起来,高歌勐进,整个的过程就是一个突破的过程,我刺穿她所有的肉褶,剥
夺她所有的抵抗,我知道这一下她肯定是抵挡不住的,我蛮横地直接顶住了最裡
面一个肉窝窝,我不管她凄惨的哀鸣,停留,真的可以感到那肉窝窝细嫩的肉褶
对马口的爱抚,她躲闪着,但还不知所措,她的整个身体都一跳,我深入的鸡巴
被紧紧地抓住了……

  再倔强的女孩,她的身体是无法象神经一样坚强的,她的神经也会跟着身体
的垮掉而逐渐地垮掉。雅宁茫然地看着我,她的泪水在脸上流淌,她艰难地嚥着
唾沫身上都是汗津津的,她尽量把腿伸直,感到疼,除了疼似乎没有别的感觉,
腿似乎也不是自己的了。

  我觉得有点累,很舒服,舒适的感觉之后就是那疲惫,不过我不想睡,她的
眼泪使我的兴致还挺高的,休息一会儿,就能干下一次。

  「怎麽样?舒服麽?」

  「呸!」

  我的怒火被点燃了,我受不了她那厌恶的眼神,我停下我的手,我决定不再
打她的脸了,那脸是留着欣赏的,我一口咬在她的肩头,她没有叫,默默地咬牙
忍耐。这使我更生气了,看你能坚持多久!我使劲地掐她的大腿内侧,她翻滚着
始终没有叫,脸上的神气越来越倔强了……说不定不应该马上就强姦她,应该从
一开始就折磨她,把强姦作为一个使她畏惧的武器。

  我找了根绳子,把她反吊起来,勉强能用足尖点到地面,可以分担一下肩关
节承受的体重,虽然她不重,但全部的体重都压在肩关节上的话,结果恐怕是脱
臼。这个姿势我很满意,她的上身前倾着,不努力的话,就只能向我低头,坚持
的话,会很累,她的乳房也显得突出了,当然,最迷人的就是那努力绷紧的腿和
屁股。

  我又找到马鞭,这种用马尾编的马鞭软硬程度很好,而且不会造成太大的伤
害,我喜欢她的屁股,还不想这样就皮开肉绽的。

  「怎麽样?你只要叫我主人,就不用再吃这样的苦头了。」

  我用马鞭轻轻地在雅宁的脸上扫着,她躲闪着,已经不再向我吐口水了,不
过她没有屈服,这个姿势使她感到屈辱和难受。

  「你杀了我。不然,你会死在我的手上。」

  第一鞭落在她的肩头,白嫩的肌肤只是稍微地红了,第二鞭就准确地落在她
的乳房上,这一次很快,抽击的效果却更好,接触的虽然只是鞭梢的那些细碎的
马尾毛,却在酥嫩的乳房上留下了几条印记,她的身体剧烈地一缩。

  「感觉怎麽样?还想不想杀我了?」我捏着她的下颌,用手指玩弄着她的嘴
唇……

  我知道她没有顺从的打算,现在我也不想她屈服了,我觉得内心的暴戾已经
被完全地调动起来了,没有比折磨她更令我兴奋的事情了,她就是开口求饶,我
也会继续下去的,没商量了。

  她的屁股已经红肿起来了,每挨一下,那漂亮的屁股就收缩一下,她的身体
也产生奇妙的痉挛,那样子真好,她本来就漂亮,再加上这些运动,奇异的刺激
使我亢奋了,鸡巴重新抬起了炮口。

  我停下手裡的马鞭,走到她的背后,她大口地喘息着,头已经垂下去了,头
发被汗水浸湿了,她的嘴唇也咬破了,血直接滴在我的波丝地毯上。我伸手抚摸
着还光洁细緻的背,一点一点地滑向她的屁股,只要再打几下,那些血檩子就会
绽开,还不着急让她流血,不过就是抚摸也足以使她感到疼痛。

  她憋住气,屁股向裡收缩着,我使劲扒开她的臀瓣,让裡面娇嫩的部位彻底
地展露在我的面前,她还在使劲,刚才被勐地分开臀瓣而些微张开的屁眼扭动着
闭合,真是好屁股,连那小小的漩涡都是娇艳的肉红色的,而且那肌肉的收缩是
那麽的令人陶醉。

  经历了粗暴对待的阴部翕动着,可能是裡面遭到了破损,紧闭起来会疼,会
阴处的肌肉一动一动的,那已经佈满瘀青的大腿死死地夹紧,这样的顽抗肯定是
很吃力的,看你能坚持多久?

  我蹲下身子,凑过去,伸出舌头开始舔弄臀沟中细嫩的肉漩,索性放开扒住
臀瓣的手,因为她臀瓣收缩过来的感觉很好。她拒绝着,但舌头被臀肉夹住的滋
味很不赖,光是舔她的屁股就已经很刺激了,其实她这样的姿势根本就没法彻底
地抵抗我的侵犯。

  我伸手抚摸着那柔腻的腿,真的是又柔软又有丰富的弹性,她的汗水、泪水
都很有趣,捉到她的阴蒂的时候,她抽搐起来,随着我的揉搓,她已经没法彻底
地抵抗了,收缩和舒张开始有节奏地进行,那节奏就是我的手指和舌尖决定的。

  阴道口开始分泌出晶莹的滑液了,我舔上去,比口水要稠,而且是一种酸酸
咸咸的味道,很澹,但可以品嚐出来,我就使劲地嘬,她的全身都哆嗦起来,一
下子软了,我把滑液连同口水都涂到她的肛门上,尝试着把舌尖探紧那紧紧的小
洞裡,她又重新收紧的身体……

  我一边继续玩弄着那一颤一颤的阴蒂,找到了她的节奏,趁她放鬆的时候,
把鸡巴使劲地顶在已经快适应舔弄的屁眼上,她还没明白怎麽回事,粗大的龟头
已经挤了进去。

  「哎呀哈!——」遭到猝然一击的雅宁再也没法坚持,她喊了出来,她竭尽
全力想把侵入意想不到部位的异物给挤出去。

  我没有继续地深入,强行保持着她身体的姿态,感受着那有力的括约肌对龟
头的挤压揉拧,她没有达到效果,被强烈刺激的鸡巴又涨大了,达到了我自己也
意外的程度,同时,我也的确感到了全新的,前所未有的快感,她勒得我感到了
酸麻,我使劲向裡发展了,她的防御一点一点地崩溃了……

  「求求你,主人,饶了我吧!」

  在狂燥中的我没有听清她的央告,我扣住她的腰,使劲地推送着身体,惬意
地挤压着那柔嫩的屁股,她已经软掉了,不敢再进行反抗了,只是抽搐着,我看
着自己的阴茎痛快淋漓地出入着,我的阴茎也通红了,被她的血染红了,要不是
她的肠壁破损的出血,我担心自己的鸡巴也会受伤,现在正好,我快了。

  「主人!饶了我吧——」声音颤颤的,是尽最大的努力的,我顶不住了,狠
插了几下后,就喷薄发射了……离开她的身体时,我觉得自己有点晃,真痛快,
现在还热辣辣的。

  我们没有抓到伏允,他带着少数的高手翻越了人马都无法通过的摩天崖,向
北逃向党项人的沃沦草原了,戈壁上的神话被终结了,吐谷浑的王朝也彻底地垮
掉了。

                (完)
楼主太经典了.........写的真好!顶起来!很有内容,也很刺激,很不错,就是短了点~~~~~~我顶!楼上的俩位要被扣分咯,哈哈不过文章写的还真不错哦,文笔好写的还是不错的,虽然XX的情节不多,但描写比较细腻。口味淡了一些。感觉文章后半部调教鞭打的部分,还可以再完善一些的。顺道说一句,背后位肛交其实比较麻烦。不错,就是有点没头没尾的,是不是那篇长篇的节选啊,希望能看到整篇的,不管这样,还是要感谢一下。文笔很好,内容紧凑,有历史成就感,很喜欢!写的口味不是很重,不过看起来像是武侠的改写写得比较真实,有些轻微sm的感觉,非常不错。文笔非常不错,使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只是不知道故事里的男主角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