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共床】作者:不详

               母子共床


作者:不详
字数:9825字

  1993年三月……故事开始……

  「你真的没法去吗?亲爱的!」「我是希望去,安娜!不过今天安排会见两
个客户,可能要忙到凌晨哎!」「不、不、不!不是你的缘故,罗!丹尼尔的生
日本是星期四,我也是昨晚才知道他计划这个周末办庆生会!他在电话中表现的、
像是撒娇要生日蛋糕的小鬼一样让人疼爱,所以当他要求我们出席宴会,我实在
不忍心拒绝!」「好了,我不说了!告诉丹尼尔我爱他,而且希望他少喝点!」

  「我也不说了,今晚还有的忙呢!可能必需花六小时才能赶到呢!」「哦!

  不喝两杯吗?「罗扬一扬眉毛微笑着问∶」喝两杯好吗?「他说完,一边带
上手套,一边绕过厨房的餐桌,在我耳边轻声的说∶」而且你知道我们喝酒以后
的馀兴节目的!「我们吻别时,他的手由裙子底下摸上我的大腿,手指紧紧地压
在我的小丘陵上,透过内裤的摩擦让我全身兴奋!我很不情愿地用力推开他∶」
看看你做的好事!今晚不准再醉醺醺的回来!我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吃过肉味了,
晚上再让我空虚,小心我不饶你!「罗深情的热吻我后说∶」缴税吗?安娜!这
你大可放一百个心,我保证今晚活力充沛,绝对包君满意,充分「缴库」!「再
给他一吻后我走入房内,深深吸进几口冷空气,以平静激情的心,然后整理好要
带给丹尼尔的礼物,埋头上路。

  车内的温度迅速升高,所以上州际公路前,我停下来把外衣和手套脱掉,让
自己开起车来舒适一点。

  州际公路车辆稀少,畅行无阻,正好可以高速驰骋。坐在新的朋驰300 内,
道路笔直、车行快速、光线明亮,开起来真是畅快无比、神采飞扬。

  我正赶着去参加儿子的21岁庆生派对!一贬眼就21岁了耶!真是难以置信!

  虽然已40岁,但依然清楚的记得我21岁的生日──1974/ 02/ 1 4 ,当时我
和马克结婚将近三年,丹尼尔是快乐活泼的2 岁小宝贝,而我一点都不快乐。

  丹尼尔5 岁时我结束婚姻,马克从此远走他乡,一直到现在都没接过他的信
息。

  所以我是绝不赞同太年轻结婚的。你想想看,能把婚姻维系于住在流动的雪
佛兰车内吗?吃喝拉撒、即使做爱也在车内!读者老爷们,您受得了吗?

  接下来十年飞逝而过,我完成大学学业,获得一份好工作。母子相依为命,
因为只有我们两人,所以让我们更互相珍惜、更亲近。发展成不但是母子、也是
朋友、更是密友。我们很成功的共同渡过丹尼尔叛逆的青春期。

  然后……我常常独自私下想,这一生可能再无法遇上一个合意的男人了!

  这时罗出现了,成熟、稳健、幽默风趣,又可靠的罗!

  我的会计师「福斯特老先生」届龄煺休,罗接替他的业务,仅只两季时间后,
他表现出处处关怀我的意态,我也发现我喜欢他,欣赏他的才华风度,而不是光
有漂亮脸蛋的大白痴。

  罗和我结婚时丹尼尔已然长的很清秀,他欣然地接纳罗加入我们的生活中。

  罗不想变成「威严老爸」,丹尼尔也不曾重踩地板,制造「势力范围」,他
们互相尊重,一直相处的很好,时常舒适的坐在一起观赏电视的转播球赛及影集。

  这种日子真是棒透了!

  好吧!长话短说,总之就是一个「棒」字就对了!我再也不用嘀咕、抱怨日
子难过,因为环顾周遭,能像我一样舒适过日的还真不多。

  一边驾车一边想着心事,突然想到一个小小的问题,我的外表看起来比40岁
年轻许多,根本不像有读大学的21岁儿子的模样,所以当派对时介绍「这是我妈!」
时,不知会是怎么样的情景?真期待快点知晓!

  以音乐为例来说,我是跟得上时代潮流的,思想也很前卫,虽然大部份时间
我都收听收音机的老歌,不过我却迷R.E.M 和U2,每当聆听主唱者PEA RLJAM 充
满极度强烈感情的歌声,总是激动的颤抖不已!

  回想高中时期,有一年暑假,我们七个好友「4 位男生、3 位女生」挤进一
辆忘了是谁的又旧又大的破车中,一起去欢渡假期,但是只走了一哩路就被警察
先生拦下因为车速太慢,后面已经堵上一长串好长好长的车阵。那个周末大家窝
在一个营地里,听收音机、喝啤酒、激扬心情,兴之所致的做爱、把脑袋挤成空
空如也。今晚应该像这样欢乐有趣吧!

  我的身材依然能让很多男人着迷,漂亮、娇小、身材保持的很棒,有一双美
腿,有多美呢?穿起短短迷你裙,可以让人眼睛一亮!屁股则浑圆的穿起牛仔裤
曲线逗人,至于丰满的乳房,虽然有一点下垂,但是罗说仍旧很挺而且性感,当
然腰部和胯骨因为生过孩子是比较粗点儿,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标致迷人呢!

  我倒很希望知道何时身材会改变,就像现在一贬眼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
再年轻一样,说不定那天会发现身材转变,屁股裹着一团肥肉,身体像汽油桶,
有如一般中老年妇人一样,那真是……呸!呸!呸!

  喔!……干!……只顾着做白日梦,却忘了速度控制,车后一部警车正鸣笛
警示我路边停车。

  打过方向灯慢慢滑停到路肩,警车停到我车后,警察在打开车门前,先对着
照后镜整理整理帽子,趁这个空档,我迅速地照一下镜子整,并且把裙子往腿根
拉高几寸「这并没有什么大碍对不?又不会死人,不是吗?」摇下车窗,警察弯
下身要求我拿出驾照给他登记,这位警察高挑年轻,透过制服可以感觉到他的话
儿很大!胸前的名牌是「T.BOYD. 」我看见他先是瞄了我的胸部一眼,接着就一
直盯着看「我穿的是低胸衣服」,我想我走运了!这一关说不定可以脱过!

  为了赶快结束离开,我冒着被取消全国妇女协会理事的风险,快速的对他贬
贬眼,而后以几乎要掉下眼泪的无辜眼神看着他说∶「我到底超速多少?警官!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为有一阵子都没超过半部车子,所以疏忽了。「」你
超过快70里呢,在上一个弯路我就锁定你了,妈妈!「」干!这句妈妈就太伤人
了!「如此说来,在我做白日梦的当儿,他已经跟我有一会儿了!

  「安娜·克来斯特……,所有这些资料都正确无误吗?」「是的警官,所有
资料都是真确的。」警官走回车子,我看到他对着无线电说话,并且写着东西,
该死!看来超速罚单是无法避免啦!我开始担心要怎么跟保险经纪人解说?

  年轻警官离开车子倚到我车窗来,他的脸凑的很近,近到我可以闻到他的古
龙水味─Aramis,我喜爱的一种。他实在凑得近的我感到很不自在。

  一个念头袭上心头,我倒希望宁可在巡逻车后坐帮他吸吮那话儿,不愿接到
超速罚单。

  「克来斯特太太……」他的声音很严峻,但是眼睛却无法从我的胸部移开。

  「克来斯特太太!这次我打算只给你一个警告,希望你馀下的路程注意车速」

  「谢谢你,帅哥警官!我会的。」同时给他一个最迷人的微笑∶「我保证一
定会注意!」「另一方面,如果你是往东走,不管目的地那里,应该无法避免即
刻会来临的暴风雪,气象预报是如此报导的。自己小心啦!」天啊!怎么会这样?

  只怪自己出门前忘记收听费城的天气报导,丹尼尔也没有警告说暴风雪会来。

  「谢谢你的警告,警官!……也谢谢你告知风雪将来……」帅哥警官注视我
的大腿,然后移到胸部,最后对我微微一笑,离开车窗往回走「再见啦!小心驾
驶!」「会的!」将车驶回车道继续前进!

  一直到距离费城半小时路程之前,都没有半滴雨雪,可是一遇到却是非常强
烈的风雪。已经快到丹尼尔那里了,想折返,离家又已经这么远,所以硬着头皮
继续前进,不过短短路程却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校园,期间还在湿滑街道
180 度的打滑了两次,吓得我心惊肉跳!

  如释重负的嘘口气,缓缓的将车驶入校园,把车停到离丹尼尔宿舍较近的地
方,关掉钥匙熄火,终于到了、安全了。最后这一小时行程,真是糟透了,差点
要了我的命,想起来还馀悸犹存呢!

  跨出车门,脚马上陷入约4 寸厚、又冰、又湿、又冷的雪中。好像逃难似的
挟着鞋子,手中抓着手提包、手套、外衣、跌跌撞撞又半滑走的、跑到丹尼尔住
的学生宿舍大楼门口,抓下挂在墙壁上的室内电话,拨动丹尼尔的号码。

  「喂!」「请问丹尼尔在吗?」「在,请等一下!」接电话的人将电话置放
在坚硬的物体上,喀啦喀啦的声音刺入耳内,然后远处传来∶「喂!屁脸!有一
管马子找你!」「是谁呢?笨蛋!」是丹尼尔的声音。

  「我怎么知道,你真是狗养的驴蛋!」「干你老爸!」接着那头传来「喂!」

  「丹尼尔!」「妈!喔!……你在那里?」「就在楼下,你下来带我通过安
全门吧!」「喔!好,我打电话告诉罗天气状况,要他转知你待在家里不要来。」

  「丹尼尔!先进你的宿舍再说吧,我现在又湿又冻,快无法支撑了!」「喔!

  好,对不起,妈!我马上下来!「」找几位强健的同学一起来,亲爱的!我
带了些好吃的东西在车内。「走入第二道门,以便丹尼尔下楼来,走出电梯即能
看见我。

  这间大学把学生宿舍的安全系统设计的非常完备,所以虽然校区并非在较佳
地区,可是我并不介意,毕竟能让学生安全「包括我的丹尼尔」,才是最重要的!

  我所站立的地方是四栋学生宿舍大楼之一,丹尼尔已经在这儿住四年了,不
过直到今年才分配到、专为运动健将和高年级生保留的、最佳宿舍区。丹尼尔的
宿舍有一间宽大的客厅兼餐厅,一间厨房,三间卧室,两套卫浴设备。丹尼尔有
三个室友,布莱恩是较高年级的,史帝芬和汤姆住一间,则是比丹尼尔低年级,
他们是同一个社团的团友,看起来似乎相处的还不错。

  电梯打开,丹尼尔和两个陌生的男孩走出来,丹尼尔带我通过安全门,一进
门内我立刻紧紧地握住儿子的手∶「嗨!宝贝,你好吗?」「很好啊,妈!真不
敢相信你会穿过这么强烈的风雪,抵达这里。」「嗯!是不容易,宝贝!能不能
先上楼到你的宿舍、换双乾的袜子,我的脚快冻坏了。钥匙在这儿,车子停在第
20行的2 或3 格里。」「没问题,妈!我们马上会跟着上去的!」他们往停车场
走去,同时电梯抵达,走进电梯,顺势将自己的仪容做简单整理。

  当我敲敲门、打开宿舍门时,他们三人的电梯也抵达,走出电梯「碰」

  一声,他们拿的东西撞击到走廊地板,发出巨大声响。

  现在是星期六下午,看来丹尼尔和室友们准备举行一场小型派对,并且已经
布置妥当。电视正转播篮球赛,声音开的很低,以免妨碍到立体音响,后者播着
我不熟悉的颓废音乐。不过最大的消遣却是赏雪,窗帘完全拉开,从十五楼上观
赏雪景,确实非常壮丽的!

  跟随丹尼尔进入他的卧室,丹尼尔拿出两只不同双的白色半筒袜,闻一闻气
味然后才给我。一面谈话,我一面将手伸入裙子内,扭摆着屁股、将湿淋淋的内
裤拉到膝上,再从脚上剥下它,穿上乾袜子真是又舒服又暖和。

  丹尼尔的朋友看见两箱啤酒、两瓶白兰地,都高兴的大声欢唿,立即把酒放
入冰箱内。进入厨房,先打电话告诉罗,我平安抵达,接着问大家饿不饿?

  得到答案后把带来的两大袋食物、分装到锅里,拿到灶上热熟。

  「这是我带来的,小伙子们!有意大利面、肉饼、自制面包,花了我大半天
才准备妥当的,来!大伙儿试试滋味如何!」我吆喝着!

  私下煮食的香味一定四处飘散,因为小伙子一个接一个到来,没多久我就知
道要多调一点酱汁,再揉多一点面团。人群越来越多,我则在厨房忙进忙出,侍
候一盘盘食物,不断的切面包。丹尼尔的室友布莱恩,从人群中挤过来,端第二
杯酒给我,并且帮我端食物,侍候这群饥饿的狼群。

  立体音响声声震耳,人群一堆一堆挤着谈话,好一个欢乐温馨的画面。

  布莱恩帮着我清理碗盘,我们一边洗,一边谈论音乐、学校、雪景,我的第
三杯酒,就在此时不知不觉的滑入腹中。接受第四杯时,我知道有点儿过量了,
头有一点晕眩,当布莱恩在工作中,不经意的擦过我的屁股或胸部时,我发现肌
肤变得极度敏感,一碰就兴奋,一碰就兴奋。

  捧着丹尼尔的生日蛋糕,挤进人群中央,点上蜡烛,当我把蛋糕捧放到寿星
前面的低矮咖啡桌上时,感觉到布莱恩的手,摸住我的屁股。大家切分蛋糕时,
布莱恩和我煺回厨房,而且开了第二瓶酒。

  从下午忙到晚上,应该可以喘口气了。我们坐下来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