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赋】(41)【作者:小隐者】

作者:小隐者
字数:64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四十一章长风起黑夜至

  现实虽然很忙,但我是很想完本的。

  这是昨天抽时间写的周刊,下周如不能更,下下周一起,至于更多更少那就
全靠随缘了(A。A)

  「盼儿姑娘会有机会看到那一天的!」

  赵启同样对未来满怀着美好的憧憬,握紧双拳说道。

  而以此同时,场中殿门前情形一片混乱,那十数余个曾自称是大苍峰白玉真
人座下的碧袍弟子们纷纷将被赵启一记重拳打晕的召德少主抱起包围,好似生怕
赵启再行出手将那人事不省,一条肉虫也似的召德少主从中格毙。

  一旁阗亲王瞧着眼前混乱场景却是险些气炸了肺,一只颤颤巍巍的肥手箕指
着赵启面门,咬牙狠狠骂道:「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子方才冲撞了本王也就罢了,
竟然还敢对老殿主未来的继承人出手,你可知道你刚刚闯了有多大的祸事吗?」

  「神殿继承人那又如何?我既怕祸事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赵启却不欲再
与那赤裸着肥胖半身,裹着一条黄棉袖袍气急败坏的阗亲王再加多说,虎目一翻,
眼眸中杀气四溢,冷道:「怎么,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滚?莫非是方才我说的还不
够么?却想与那召德少主落得一般下场?」

  「好…好…好……」那阗亲王怎料得如此境地之下,那赵启竟尔还敢对着自
己再度言出威胁,一时间胖大的身躯不可抑制的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边用
手捂着心口,一边痛苦的矮下腰来,大口喘息着吃力说道:「可敢…可敢……留
下名讳……我庆氏大苍峰一脉来日定有厚报…」

  「神照峰,神罚殿,赵启!」赵启此时得见那阗亲王好似心脏病发作的的样
子,却也怕其一声不响的就死在了这里,毕竟这里乃是杨神盼寝宫,谋杀庆氏皇
族的罪名更是不小,赵启虽是有着一颗泼天大胆,但也绝非是个不知轻重的孟浪
之人,得见此情形,即刻气沉丹田高声喝道:「尔等大苍峰弟子们,带着你们主
子赶紧滚蛋,十息之内若教我在此处看见还有活人,休怪我下手狠毒,不留情面!」

  「臭小子…真…好……好胆……」那阗亲王颤抖着一身白花花的赘肉,挣扎
着身型勉力坐起,还欲再说,却不想一句话断断续续的还未说出几个字来,顿时
被「呼啦啦」一片,争先汹涌而来的大苍峰弟子们七手八脚的的抗坐起身,与着
那早先便已坠地昏迷不醒的召德少主二人向着殿外狂奔而去,须臾间十数余人便
已跑的不见踪影。

  赵启浓眉紧蹙,看着那一众跑的一溜烟儿也似消失不见的大苍峰弟子,心下
凛然,却也知晓自己今后在神殿当中怕是又将凭空树一大敌!

  「郎君却无需为此担忧,今夜之事神盼会替你斡旋处理!」杨神盼赤着一双
嫩足缓缓走至赵启身前,极静好听的声音说道:「今夜冬至,严寒料峭,郎君今
夜便在神盼寝宫当中歇息一晚吧!」

  「盼儿姑娘却无需操心,此事我自有应对之法!」赵启一颗男儿自尊心作怪
只是其一,最主要的还是赵启不欲让杨神盼再涉险境,

                是以

  旋即大口回绝,又闻听杨神盼对着自己发出的夜宿邀请,一颗心脏不争气的
「砰砰」直跳,「盼儿姑娘竟肯留我在她寝宫住宿!」一念想到此前那阗亲王老
色鬼也曾对杨神盼发出了宿嫖,并且杨言要在床上操一整晚小嫩屁眼儿的荒唐请
求,不觉那原本就躁动不安的心此刻更是灼热起来:「盼儿姑娘留我在她的寝宫
住宿,莫非是……」

  「嗯,郎君却在思索什么?」杨神盼一声问询,将赵启从那淫靡无边的香艳
思绪中拉扯回来,似乎了为了掩盖住内心的不洁想法,赵启慌忙咳嗽了一声,躬
身施礼道:「哦,盼儿姑娘,即使如此…那便打搅了,却莫怪我赵启一个粗人弄
脏了你的行宫!!」

              ※※※※※※※

  杨神盼的寝宫中很暖,也很温心,摆放的一应陈设虽不及神殿当中其他宫寝
的流辉奢彩,但也却自有着一脉古朴的素雅之风。金丝雅木雕琢而成的古朴屏风
后是一张紫檀木构造而成的巨大香帐,香帐四周云烟袅袅,各自摆放着一尊约莫
半人高的石纹宝鼎,宝鼎之上异香蒸腾,雾气氤氲,让人睡在其间几如感受身处
梦幻之中,端的是那般仙境淼淼,亦幻亦真。

  然而此时间赵启却无心思去感受眼前这等如处梦境的幻真美好,此时的他心
中复杂无比,抬眼瞧着那赤着一双白嫩腿根儿,正俯身收拾着床榻之上一应男人
污秽的绝美女神杨神盼,内心中一阵猛烈挣扎,好半响功夫,嘴中吐出一口浑浑
浊气,始才行上前去,说道:「盼儿姑娘,你且先歇息歇息,这里便由我来收拾
吧!」话音说过,伸手抓过床榻旁杨神盼那一条被男人随意裹卷丢弃在床间角落
里,被射满了浑浊浓精的洁白束胸缚带,心中就是一阵不可抑制的猛烈颤抖。

  「召德少主与阗老九这两个老淫徒真的是太过份了,不但在床上揪握把玩了
盼儿姑娘的大奶子,竟然还把盼儿姑娘平素里用来裹胸的束带都射满了秽物,莫
非是真个想叫盼儿姑娘不束胸,挺着一对大奶儿出门?」赵启一念想到杨神盼微
颤着那薄薄素白衣衫之下的一对丰挺饱满,行走在神殿之内令人血脉喷张的香艳
情形,不觉鼻端一热,竟尔留下了一丝殷红血液。

  「该死!」沉醉于无边遐想之下的赵启未料到自己居然会突流鼻血,不由暗
骂一声糟糕,当即用着手中杨神盼的束带裹胸胡乱的擦抹一阵鼻端鲜血,似乎是
生怕被杨神盼从中看见自己身体之上出丑的异端,旋即将手中染血并混合着男人
浓精的束带揉成一把,折手藏入身后腰带当中。

  却不想赵启这一幕荒诞的场景恰好被杨神盼看见,一时间手忙脚乱之下不由
结结巴巴的说道:「盼儿姑娘……并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赵启话未说完,却见杨神盼眨了眨好看的美眸,言中好似并无责怪之意道:
「郎君也认为奴奴盼儿不该束带出行吗?」

  「不……不是的……」赵启很怕自己的举动被杨神盼生出误解,心中慌乱之
下竟是一时半会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说话解释,又闻听了杨神盼口中方才之言,
脑中灵光一现,如有意动,稍稍收拾心情片刻,强自镇定道:「嗯…盼儿姑娘…
并非只是你看到的那样……在我们那个地方的习俗,大胸并不是什么淫邪丑陋的
事物,它也是一种人体的美好,是很多女孩自豪并且乐意让大家去看到的东西…
…」

  「嗯…盼儿姑娘……不知道我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赵启紧紧盯着杨神盼
那好看的眸子,小心翼翼的斟酌着言辞说道。

  杨神盼听见赵启口中说出那出人意料的言论,清晰明亮的好看眸子里微微幻
出一片神采,轻声说道:「可想而知在郎君的家乡里一定没有铁律的束缚和无休
无止的战乱吧!」

  「应该是差不多吧!」赵启心中回思了一遍自己穿越来此之前,故国当中自
建国以来强大的高度集权与异常恒稳的社会次序,点了点头应声说道。

  「生活在郎君家乡当中的百姓子民们一定都很幸福!」杨神盼清澈的美眸中
幻出一阵对未来美好事物的真切憧憬之色,道:「神盼亦想去见见郎君生活的那
个家乡!」

  「盼儿,你跟我走吧,我们一起走的远远的,我会带你离开这个充斥着阴谋
与背叛的荒诞世界!」赵启一腔热血涌上心头,禁不住伸手捉住杨神盼那一双冷
冰冰的皓白玉手,鼓起勇气,再度对杨神盼提及了那个梦中心语:「盼儿,我是
真心喜爱你的,不要拒绝我,我知道你有很多说不出口的苦衷,亦知道你肩上负
着一项足够沉着的使命,但请你无论如何也一定要相信我,我赵启一定不会让你
失望的!」

  似乎是过了一万年,也似乎仅仅是只是过了一眨眼,赵启恍然间感觉握在手
中的冰凉玉润小手渐渐的有了些许温度,此时柔软玉洁小手的主人目光依旧清澈
而明亮,只是其间已然带上了几分惊异与期许,她那细腻而好听的声音认真说道:
「如果可以,盼儿真的愿意跟随郎君一起去见一见这个美好世界!」

  杨神盼美眸盯着赵启那充满了期待目光的眸子认认真真的说着,那静逸好听
的声音中听似却有着一丝淡淡的无奈:「只是有的时候人生就是这样的无奈,总
会有个念想强行驱使逼迫着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讨厌,甚至是极为厌恶的
事情!」

  杨神盼嫩白如青葱的指尖儿轻轻触拂着赵启温热掌心,憧憬万千的语气对着
赵启耳边轻轻说道:「郎君,我怕教你失望,不敢轻易应承你些许什么诺言,但
是如若有一天盼儿有幸能够完成自己使命,更且不洁之躯能够得以继续撑延,郎
君若不嫌弃,盼儿愿与郎君一同归尘隐世,共此一生!」

  「不……我绝对不会让你等到那么一天的!」赵启闻见杨神盼说出了令自己
朝思夜想的梦中之语,心情剧烈激荡之下不由浑身上下猛地一阵颤栗,双手伸出
蓦地一下将杨神盼那动人娇挺的身躯紧紧拥入怀中:「盼儿我一定会赶在神殿撞
钟定律之前阻止这一切的,你相信我一定能做到的!」

  赵启鼻间嗅着杨神盼洁白颈项间的淡淡幽香,胸膛上感受着杨神盼那一对坚
挺饱满的娇人欲死,不觉自小腹当中生出一阵不可阻挡的猛烈欲火,竟是双手鬼
使神差的一下将怀中佳人猛地一下抱起,扑倒在寝宫中那张紫檀木构装而成,形
貌巨大的香塌之上。

  「郎君也想如他们一般在这宫中床上狠狠要我吗!」赵启急欲的狂乱间,忽
闻杨神盼发出的一声轻轻叹息,顿时警醒过来,欲火稍消,双眸含情万千盯看着
身下杨神盼那对略微带着几分失望的好看美眸,不经斟酌言辞,认真柔声说道:
「盼儿,我是真心喜爱你,不想与你说虚伪话,要,我做梦都想要你,我真的很
想要你,我巴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就要你,有些时候我真的很嫉妒神殿里的那些淫
徒,因为他们不需要得到你的认可,也不需要感受你的心情,便可以在任何时间,
任何地点随随便便的占有并享用你的身子!」

  赵启眼含柔情,伸手将杨神盼那一只细嫩皓白的手儿扼在自己胸膛,发声肺
腑说道:「我曾听说情动的男女在床笫之间最为交心,也最为蚀骨,盼儿卿卿,
卿卿盼儿,此刻的我真的是爱煞你,也想煞了你,如果可以,你剖开我的胸膛看
一看它究竟是不是炽热的,我真的很想在这里在床上深深的占有感受一下你的内
心!」

  「郎君这番话语也对云家姐姐说过吧。」忽见杨神盼的好看脸颊之上微微染
起一阵红晕,道:「现在还不行,神殿未曾敲钟定律,神盼不能丢失处贞。」见
赵启满是期许的眼眸中流露出几许失望神情,忽而轻咬朱唇说道:「郎君若实在
想与神盼交心,盼儿愿意用其他方式以供君取……」

  「盼儿姑娘这是肯让我去操她的小嫩屁眼儿了?」赵启本自失望,忽而闻听
如此惊人之语从杨神盼口中说出,不觉心中一颤栗,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心痛震
颤之感迅速蔓充斥了延赵启整个胸膛。

  而正当赵启双眸深情凝视杨神盼一对迷情美眸,待要有所说辞行动之时,忽
闻一个怪语怪调的声音极为不耐烦道:「不给操穴,那便干小屁眼儿呗,年轻人
办事犯得着把话说的那么肉麻兮兮的,害不害臊,老人家我在上头听的都起了一
身的鸡皮疙瘩,无趣无趣!」

  话音落时,忽见一个形貌脏乱滑稽,穿着一袭油腻道袍的邋遢道人从殿顶梁
木之上一蹦而下,落在赵启与杨神盼的香帐之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吹胡
子瞪眼道:「年轻人不就是想操个屁眼儿嘛,何不学学那当前二人,这入得门来
便将这小嫩丫头从头到脚给剥个精光,揪着大奶儿玩着大白腿丫,搞上床去掰臀
便操屁眼,一根大屌几番浓精灌将下来,还不是将这小嫩丫头射的哼哼卿卿,水
儿直流。」

  「盼儿姑娘乃我心中挚爱之人,还前老辈请能够尊重一些。」赵启看见来人
形貌,鼻间闻着那一股浓烈的酸臭之味,不觉微微皱眉,心中暗自惊讶道:「怎
么是他,这邋遢老道先前便在此不停窥视,他究竟想做什么?」心中暗念想着,
却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背上枪支。

  杨神盼轻轻拍了拍赵启手臂,示意稍安勿躁,坐起身形,双手执礼恭敬说道:
「神女扬神盼见过神墟师叔祖!」

  「盼儿居然喊这邋遢老道师叔祖,还是神字辈的?」赵启闻声一愣,心中不
无惊讶。

  「去去去,我老人家对女人没甚兴趣,小嫩丫头自个一边玩穴去!」却见那
邋遢老道对杨神盼的出声问候理也不理,径直走到赵启身前自顾自的说道:「你
这小子倒是不错,既有色心又有贼胆,颇像我老人家当年!」说着小眼睛上下滴
溜溜的打量了赵启一阵,继而摇头晃脑的抚须评道:「嗯,这一身的功夫境儿虽
然是低了些,但好在身材板儿够结实,也算颇合我老人家的胃口,怎么样?要不
要考虑一下来先天峰当我老人家的嫡传弟子!」

  「却是多谢前辈厚爱,晚辈来此山门之前却已有了师门承传!」赵启微一拱
手,出言婉拒道。

  「有了师父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且辞了师门再转拜我老人家门下便是!」那
邋遢老道却似对赵启的婉拒之言浑不在意,转袖一拂,鼻孔对天道:「哼哼,我
便不信在这神殿当中还有哪个不开眼的老家伙敢与我老人家抢弟子。」

  「我跟盼儿姑娘还未开始呢,这该死的邋遢道士究竟有完没完?」赵启此刻
心中暗骂连天,他不欲与这邋遢老道再行攀扯,又惟恐其强仗着自身武力胡搅蛮
缠,是以脑中巧念一动,当即便将自己所能依仗的最大虚假借口直接说出:「晚
辈座师乃是大雄宝寺的戒律大佛!」

  果见戒律大佛之名积威甚重,赵启口中之言方一说出,顿见那神墟邋遢道人
像是踩了猫尾巴一般,蓦地一下一蹦三尺高,凭空折身倒退三丈,伸手拂袖,颤
颤巍巍的箕指赵启面门道:「老人家我没听错吧……你这小子方才说什么来着…
…你是那老不死的妖怪戒律妖宗的徒子徒孙?」话音落下,眼眶中小眼一阵『咕
噜』转动,复又将赵启细细打量一阵,待得见到赵启之板寸头制式与全身上下奇
怪的装束之后,像是见了鬼一般,黑夜里蓦地发出一声凄厉惨嚎,整个人一下倒
蹿而出,一眨眼间,身形便已从宫寝当中消失不见。

  赵启也未料到自己虚抬出的戒律大佛之名,竟尔会让那神墟邋遢老道一下生
出如此大的反应,不由心下称奇,啧啧惊怪道:「不知这老前辈为何如此惧怕吾
之御下座师。」

  却见杨神盼眨了眨那好看的美眸,替赵启解惑道:「早些年间,神墟师叔祖
玄功圆满大成之后,曾出山远游,间或好似去过大雄宝寺一趟,也不知道是在内
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至此归山之后便时而神智不清,闻听戒律大佛之名更是性
情大变,老殿主为治其病使了多种方法也未见其效!」

  「在这邋遢老道人的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还有那戒律大佛究竟是何方
神圣,他到底有何手段竟能够直接影响一个玄功步入玄鬼之境人的心智心神?」
诸多疑问横亘在赵启心中,但他此时却不能问,更不能将问题继续伸延,只得强
行调转话题说道:「那老殿主呢,神墟道人时而心智失常,难道就任由他这般在
神殿当中胡作非为吗?」

  「嗯!」杨神盼缓缓摇了摇头道:「郎君却有所不知,神墟师叔祖与老殿主
一般都是神殿『神』字辈硕果仅存的先辈之一,神殿当中几乎无人能够在身份上
与他睥睨,这些年来神墟师叔祖也委实在山门中惹下了不少祸事,老殿主万般无
奈之下这才将神墟师叔祖安置在了先天峰,而这先天峰乃是神殿凌云镇九峰中实
力最为强盛的一脉,峰中高手如云,强者林立,也确实最大限度的约束了神墟师
叔祖好一段时日!」

  「唔,原来是这样!」赵启以手支颐思索一阵,正想出声问问杨神盼自己的
神照峰在神殿凌云九峰当中属于什么地位,忽而见得杨神盼那一袭素白衣衫之下
的硕大饱满若隐若现,甚是诱人,不觉小腹之上复又燃起一道炙热暖流,口感舌
燥道:「盼儿,我们……」却是禁不住欲望一下将杨神盼那绝挺俏的惹火身材拥
入怀中。

  杨神盼出人意料的未做任何动作,静静的赤着一双白嫩美足侧身坐于床上,
任由赵启一双大手紧紧将她按入怀中,抱紧,深拥,耳鬓厮磨。

  赵启真正抱得怀中佳人之时,感受着其躯体之上的冰冰低凉体温,竟尔是出
奇的欲火稍消,连忙缓下手中动作,伸手轻轻抚了抚杨神盼那白皙芊美的项背,
柔声讶道:「盼儿,为何身体如此寒冷,当是练功出了岔子?」

  「郎君,却不打紧的,我是千年玄冰的奇寒体质!」杨神盼此时好似犹有心
思未曾倾吐,朱唇轻启,在赵启耳旁轻轻说道:「神盼看的出来云家姐姐颇为喜
爱郎君。」

  赵启闻听怀中神女佳人忽而将话题极为突兀的调转至云韵身上,不由「嗯」
了一声,道:「盼儿何故突然作此感想。」

  「明神功乃云家姐姐独脉相传之绝密法门,若无云家姐姐倾心相助,想来郎
君无法将玄功修至小神通六重领域。」杨神盼的极静好听的声音里渐渐的有了一
丝感触,一对美眸忽而凝视赵启道:「云家姐姐是个苦命人,如有机会,郎君还
需好好待她。」

  此前赵启曾关乎云韵出身一事数次问询于她,但却不知为何云韵一直都是缄
口不语,如今有机会窥得云韵身份奥秘,赵启自是求之不得,又知晓其中定然隐
藏着些许巨大隐秘,脸上显现出少有的凝重之色,正色道:「嗯,我不太明白,
还请盼儿与我仔细分说。」

  「郎君,你可知道,云家姐姐的父母双亲此时此刻尽都被关在大雄宝寺的玉
窟佛牢之中吗?」

  「什么……」杨神盼口中凝神静气说出的这一番话语却不啻于平地惊雷在赵
启心中猛地炸响。

  「原来如此,无怪乎韵儿在此之前会在大雄宝寺被七玄脉黑风堂一脉设伏拿
住,居然是为了营救自己的双亲。」赵启脑子里飞速运转并且消化这一从杨神盼
口中听得的惊人消息,稍稍一阵沉吟,认认真真的对着睁着一双明亮美眸的杨神
盼说道:「盼儿,待我事了之后,此事我会尽心尽力,设法施为,一定确保将韵
儿之双亲父母安然无恙接出!」

  赵启此前尽数都在神照峰中假冒大佛嫡传弟子身份,但实则却连大雄宝寺之
内的结构样貌都未曾见过,也不知道其内凶险究竟如何,是以也不敢一下把话说
的太满。

  「郎君有此担当,也不枉云家姐姐竭尽心力赤心相待。」杨神盼微微颔首,
脸色亦现凝重道:「只是郎君切记,此事需得亲力亲为,千万不可交托他人代办,
戒律大佛神威难测,稍有差池只怕云家姐姐一家此生再无相见之日!」

  「嗯,我一定会谨慎的!」赵启忽而双手捧起云韵那张绝尘脱俗的清丽脸庞,
柔情万千道:「盼儿,此刻的我只想狠狠吻你!」

  「吻为何物?」杨神盼好似未曾理解赵启话中真意,大睁着一双美眸微微诧
异道。

  却见赵启在杨神盼惊异的目光当中,俯首侧脸,张嘴吐息,蓦地一口将杨神
盼那分外诱人的柔软朱唇狠狠吻住。

  「嗯……」杨神盼檀口徒遭赵启霸道突袭,只觉脑子里朦朦胧胧的眩晕一片,
全然不知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等男女交心的欢愉之法,微觉喘息着失神片刻,竟是
任由赵启一条舌头在滑腔内肆意游走纠缠。赵启为求博得佳人欢心,咂舌,叩关,
深入,不断的卖弄着一应现代吻技,又捧着杨神盼脸颊深深的痴吻了片刻,忽而
见得杨神盼此时已是被吻的星眸微阖,晕红上脸,气喘吁吁不止,不觉脑中思绪
炸开,一阵无论如何都阻挡不了的汹涌欲火自小腹当中猛地狂冲而上。

  「郎君不可!」恰在赵启控制不住体内那汹涌而上的剧烈的欲火,掰开怀中
杨神盼那一对白嫩腿儿,便欲抬胸挺腹直接夺取怀中佳人初贞之时,杨神盼倏而
伸出一根白皙的纤嫩手指,轻轻巧巧的点在赵启檀中穴腹部之上。

  赵启只觉脑子里沉沉一阵,袭来一阵如潮睡意,不由身形一震,歪倒在怀中
佳人的温热怀中,渐渐的意识开始模糊,视野逐渐迷离………

  杨神盼赤足盘腿坐在床上,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赵启脸庞,目光坚毅而柔和轻
轻说道:「睡吧,郎君,放下心中一切块垒,漫漫的长夜就要来了。」

  是夜,严寒霜降,北风以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