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疆纪】(首集:苍生无妄)(08)【作者:异星邪狼】

作者:异星邪狼
字数:97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苍生无妄~第08回:天门不医

  「我们走吧……」少年冷冷的望着地上那逐渐失去生命的身躯,带着催促又
严厉的口吻道。

  「玄哥哥……」少女仰起头,拉住了少年的臂膀,恳求道:「别这样。」

  望着少女温柔而坚定的眼神,少年心头不由得一软。可这心软也就仅只一瞬,
少年闭上双眼,咬着牙一字一字的缓缓说道:「那是天门的信物。天门的人,我
不救。」

  少女拉住少年的袖摆道:「灵儿知道你有怨於天门,可看这位姑娘的年纪也
不过与我相若,怎么也与当年之事牵扯不上。我们便救救她吧!」

  「不救。」几乎是毫无迟疑的回答,少年的语气依然坚定,可却多看了昏迷
不省的韩月滢一眼。但见这位受难女郎,印堂发青,湿冷的衣衫包裹着曼妙的身
躯,当真是楚楚可怜,倒也真勾起了他的恻隐之心。

  「玄哥哥,难道你忘了爹爹曾说过『医无不医』吗?」少女仍不死心,因为
她深知这位与自己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并冷血情之人。此际见少年已有被说动的
迹象,忍不住又道:「小九哥哥,好啦好啦!」这「小九」二字乃是少年的小名,
以往两人有所争执时,少女都以此称呼向少年撒娇,此刻自然便用上了。

  「唉……」

  长长的叹息声,夹杂着複杂的情绪,回荡在幽静的空谷之中。谁也不知这声
叹息,所代表的究竟为何?只知道光阴不留,夜晚又再度降临。

  月将渐圆,秋已近中。

  可就在这月明星稀的宁静夜晚,荆阳城却发生了件怪事。

  城内官府敛屍房中,几天前自大街上抬回来的三具死屍,此刻发生了异想步
到的变化。先是被鱼伯以夺魂青毒死的两人,半烂的屍体竟逐渐硬化,屍体颜色
也越发的深,最后竟然肉身成木,变成了两具人形木雕。而咬舌自尽的老五,在
月光之下竟无端自燃,苍绿色的火焰并没有烧燬身躯下方的草蓆,只知当老五的
屍体烧尽之后,整张草蓆上,只留下一团黑色的人形灰烬……

  城内发生如此玄奇可怕之事,城外是否安宁?

  城外北郊。

  一间座落於矮丘坡旁的宅院,残破不堪。在月光之下,那半倒的墙垣,横垮
的房柱,无不展现出凋零的悲哀,纵使月明皎洁,也照不进那歪斜的朱门之中。

  半开的大门之后,只有无尽的黑暗,一点光芒都难以踰越,煞是阴森恐怖,
方圆十里之内,竟是飞禽走兽皆不敢近。

  然而,任谁也没想到,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却暗藏玄机。在这座
堪称废墟的院落之中藏有秘道,竟深入地底三丈。与上边荒凉阴寒的幽暗不同,
这秘道尽头却是截然相反。别的不说,但看那一根根洁白粗壮的圆柱左右林立,
竟是用上等白玉所造。

  上等白玉自然价值不菲,可这里的每一根玉柱上还各自镶嵌着九颗婴儿拳头
般大小的夜明珠,使得整个地下廊道亮如白昼,足见其奢华铺张,说是一条地宫
走廊也不为过。

  走廊的尽头,两扇青铜巨门牢牢紧闭,上头的门钉金光闪闪,有如利刃,门
的两旁各置一尊样貌凶狠的雕像,却非常见的霸气石狮,而是一种体状似虎,刻
毛如犬,人面虎足,猪牙出口,身长二尺,尾长丈八的诡异凶兽。不同於雪白通
体的地宫玉柱,这两尊凶兽雕像却是通体碧绿,唯双眼赤红,整体是说不出的诡
异可怕。

  如此森严气派的门面,其后又是怎样一番面貌?

  且看门后的大厅乃是一片金碧辉煌,却是更加奢华。纯金打造的灯座左右分
立,上头不添油火,一样是盛放耀眼的明珠照明。抛光的上等石材铺於地面,其
上更以天青色为底,绘制着诸多仅以长绫缠绕裸体的男女,皆是面貌清晰,男壮
女媚。这些男女好似天上仙人,可偏偏他们的姿态却又大胆撩人。或是於白云上
端对坐交合,又或是性感女郎大开双腿躺於浪端畅快自渎,诸如此类或更甚者实
无法一一尽述。总之,论画工,绝对是绝世佳作,论放荡,亦绝对是淫靡不堪。

  在如此淫秽无比的地板两侧,铺垫着柔软无比的长垫绵枕,数十名年轻貌美
的裸体女性,此刻正在枕垫之中发出动人心弦的靡靡之音。

  她们好似地面上的画作一样,在软垫之间扭动自己娇娆的身子,摆出各种欢
愉的姿势,有的面对面相拥纠缠,有的则双双躺於垫上,正双腿交错,贴着彼此
最神秘的泉源互相磨镜。还有的仅只孤身一人,只得抓起一块较硬的方枕,骑於
上方前后晃动,以追求羞人的快意。

  若真要与那地面之图比出个差异,除了这些女人没有长绫缠身之外,便是这
里头并没有男人。

  男人何在?

  但闻大厅尽头传来一声低吼,正是男人的声音。原来,在这大厅的尽头摆着
一张足以躺上三、四十人的大床。两层纱帐,外青内赭自床顶垂降,让人对里头
的情景只见其影,不见全貌。拨开纱帐再往内看,床上依旧铺着昂贵的软垫、软
枕以及被褥,此时大床的四个角落正进行着热烈的妖精打架。

  方纔那阵低吼,正来自於东南角处。此际恰见一名臀肥身瘦的女子,正跪在
一男子双腿之间,正一高一低的抬头低头,当为口交之事。那解开的黑发四散在
洁白的美背之上,如泼墨一般兀自晃动,甚是诱人。

  而那男子此刻却也面不见人。原因无他,两名身材较之瘦小的裸女,这时正
一左一右的贴在男子面前,左边那女子双手捧着自己的双乳,身子向前微微颤抖。
而右侧的女子,却是一手搭在男子的肩上,俏脸后仰,如云的秀发瀑布般向后洒
下,就看那清丽的脸孔上,秀眉紧蹙,状似痛苦,可又媚眼如丝,嘴角勾俏,任
由唾涎倒流,似在欢笑,又像哀嚎。

  原来那男子这时双手并不得闲,一手正环着那左边女子的腰间,正用口品嚐
着那一对美乳,另一手却下探右边女子的胯间,两指插入那紧凑柔软的腔道,而
拇指正摆弄着春情勃发的蒂头阴核,也难怪那右侧女子会云里雾里「啊啊」哼叫。

  在这艳福无边之际,忽见那男子不甚精壮的身子抖了一下,正欲后退,可那
伏於他双腿之间的女子却将脑袋埋得更深,显然是跟了上去。

  「呃……」又是一声低吼,男子终於忍不住放开搂住左方女子的腰肢,改而
抵住腿间女人的前额,喝骂道:「肏你个浪货!老子是来治伤的,要出也是出在
你那骚屄里面,就知道吸!」

  男子这一露面,那对阴恻恻的三角吊眼,不是刘三还会有谁!

  「呜呜……棒儿、大棒儿……我要、我要……」这时那被抵住额头的女子也
露出面貌,虽说她此刻满面桃红,可面容清秀,却隐隐藏着一种尚未退去的清丽
气质。只看她唇角滴着口水,好看的眼眸泛着泪光,声嘶力竭不停喊道:「求求
你,我要……我要,我要喝精,我要喝你的阳精啊!」

  这一停顿,那围在刘三左右边的两女也似乎受到感染,竟像两条水蛇一般用
自己的身子磨蹭着刘三的臂膀,哭喊着「我要」、「给我」等淫词浪语。

  「三哥你也别气了。」大床西北角,同样被三女所围的一名大汉这时也开口
道:「你那马翠萼的口活可真不是吹的。你就享受享受先,爽完了再採补不就结
了吗?」

  这大汉说话之际,也停下了动作。而原先正被他后入的女子,一感到身后动
作停止,便急不可耐的耸动自己的俏臀套弄着插在自己体内的阳具,原本埋首於
床垫之间的俏脸也昂了起来,疯狂甩头道:「哦!别停……别停、给我、给我、
肏我啊……啊啊啊……」这名女子样貌不比刘三胯下的马翠萼还差。相较之下,
双眉较浓,脸蛋修长了些,可却与马翠萼有着相似的清丽气质,似乎两人有着某
种关联。

  「老子听你在屁。」刘三笑骂一声,站起了身子,一脚踢得跟前的马翠萼仰
躺在地,接着身子向前一扑,胯下肉屌已然进入马翠萼湿滑温热的体内,随即连
挺三下,插得马翠萼哎哎浪叫,这才抬头对着西北角的人道:「死老五,明知我
不像你用了『五行转命术』只伤了一点元气。再给这骚货先吸了精,还不去了半
条命吗?要不拿你正在肏的高巧倩来跟我换!」说完又连连进攻,肏得身下马翠
萼淫声连连。

  「三哥你就别说笑了……」那边厢,后入着被称为高巧倩女子的男人,重新
掌握节奏抽插之后,抬起了脸,正是早该在韩月滢面前咬舌自尽的老五!却见他
若无其事道:「大夥都知道,同样都是飞霞派,可马翠萼的功力比高巧倩要来得
深。要採补,当然是你那边的骚货才是首选!」

  刘三大笑一声,双手摸上马翠萼晃动不止的双乳,又柔又搓,淫笑道:「可
是这骚货的脑子坏了,就只想着含屌,不信你看……」说完,也不顾左右两女又
贴上来磨蹭,当下连连抽插,插得马翠萼不停扭动娇躯喊道:「啊……爽啊!好
爽……给我,啊啊……求求你……我要……喔,快点,快来,快、啊……快射进
我的嘴里吧……啊啊啊……」边叫,还边将自己粉嫩的舌头尽力伸出口外,说有
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哈哈哈哈哈!」老五大笑,同时一个起身,却是提着高巧倩的俏臀站了起
来,推着高巧倩嫩白的腿儿几乎绷直站立,但双掌却仍然贴地,就这样被后方老
五推着四肢着地。但听老五乐道:「我这妞儿也不差,你看……」说着,便推着
高巧倩往刘三那爬了过去。

  高巧倩似乎也正在浑然忘我之际。就看她边爬边浪叫道:「美死人了,再快
点啊、啊……啊就是哪里、快、快、快……深啊、啊、啊……噢!」叫到最后,
却是摇头晃脑同时也摇晃着屁股到了高潮!她一泄身,老五便将肉屌紧紧顶住花
芯,运转功法,迫使高巧倩骤开的阴关更加溃堤,在大笑之中将高巧倩的阴精尽
数汲去,补足了自己失去的元气,同时运转丹田,将体内的汙浊之气导致尿道,
伴随着肮髒的黏液喷在高巧倩的花芯之上。

  「呀!」原本还在高潮颤抖的高巧倩,忽然双眼瞪大,尖叫一声!原本软趴
在地的身躯,突然反弹而上,带起阵阵乳浪,倒在老五怀中,娇躯又是一阵剧烈
的激颤。

  「该我啦!」刘三双手分握马翠萼的脚踝,左右拉开,亦是快速耸动。身受
内伤的他,丹田乏力,无法运使淫术,只能奋力抽插。

  也不知这马翠萼到底被他们抓来多久,调教了多久,只确定她的身子肯定敏
感至极,没多久也在浪叫中到达了顶峰,口齿不清的伸长舌头道:「不行了、要
泄了、射给我啊、让我喝啊啊啊──」

  「射给你是当然的!」刘三感到对方的阴精泊泊而出,当下也毫不客气的尽
数採补,再将体内秽气射进马翠萼体内。看着这名再次发出尖叫,甚至双眼都眼
泪狂流的女子笑道:「可你想要喝,也等老子先补足了再说。哈哈哈哈哈!」

  「要啊!还要……哦哦,动嘛、求求你动快一点,插我,再干我嘛!」

  这时,高巧倩的声音已经来到耳边。

  原来老五搂着软在自己怀中的高巧倩就这么走了过来。而那两度攀顶的高巧
倩,纵然已经双腿发软,仍双手反扣老五雄壮的虎腰,努力抬臀坐落,就为追求
那交合的快感。只是老五推着她走,却少了抽插的力道,令她到喉不到肺,只能
不断发出淫乱的哀求。

  「真不愧是辜若兰的高徒,果然耐玩。」刘三望着有如雌兽的高巧倩,由衷
的讚叹道。

  老五这时抱着高巧倩坐了下来,再次奋力上下挺动,在高巧倩的淫叫声中赞
同道:「三哥你底下的马翠萼不也够劲?虽然是辜若兰师妹文嫣的徒弟,可是那
个骚啊,可比这高巧倩还更耐肏. 」

  「嘿嘿……」刘三阴险一笑,左手已然握住高巧倩饱满的右乳,用力一捏,
惹得高巧倩又是一阵浪叫,然后道:「论屁股,这马翠萼是肥嫩多肉,可论奶儿,
倒是高巧倩大了些。」说罢,竟是狠狠一拍,左手中指快、狠、准的在高巧倩嫣
红的奶头上扫了一下道:「说,你是不是浪货?」

  「呀!」高巧倩尖声高呼,只觉得那一阵乳首传来一阵火辣,淫性更是大发,
随即纤腰后挺,颤声道:「我是浪货!干我!干我!我想去、让我去啊、啊……」

  一时之间,男人的笑声响彻整个淫乱的大厅。

  「这飞霞派的女人都很够味。」这时,西南边正在奸淫不知名少女的男子也
开口道:「她们派里前前后后师徒四十一人,可全都是有名的美女。要是能全抓
起来肏,那不知会有多爽。」

  「六哥说的是。」最后一个角落里的男人也出声道:「这高巧倩与马翠萼到
底也只被人列在中上之姿的美女。反而辜若兰和文嫣这两个老的才是真正的上品
美女,要是能肏上一肏……喔、小母狗你也太会吸了吧……呃……操!」

  「老七你功力不够,就先别分神来说话了吧!小心採补不成,自己先精尽人
亡去了。」刘三笑道:「人家辜若兰和文嫣之所以驻颜不老,是因为他们皆是先
天高手,别说是我们兄弟八人联手,就算是灵使大人也不敢跟他们斗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老六道:「别忘了三位灵使大人皆是后天巅峰,假以
时日登上先天之境,这三打二还怕输吗?」

  「这事还久的很……」刘三边肏着已经淫语连连的马翠萼,一边奸笑道:
「我们不如说点近的,要说上品美女,这次行动不就逮了一个吗?」

  「三哥说的可是神鱼帮的鱼小薇?」老五眼睛发亮道:「当初灵使大人拿下
她的时候我可在旁,这鱼小薇的身材当真没话说,这两个骚货、浪货根本不能比。」

  「可惜就是奶儿小了点。」老六这时已经肏昏了胯下的少女,於是又拉了另
一个继续蹂躏道。

  「你又知道?」老五道:「那娃儿衣服包那么紧,根本看不出来。」

  「相信我的眼光吧。」老六道:「不过鱼小薇那身材,有那份量确实是够了。
真要说奶儿够份量、身材又好的,肯定是韩月滢了。」

  「可惜……」、「可惜……」、「可惜……」

  三个来自不同方向的可惜,竟是不约而同,气氛顿时有些落寞。

  「韩月滢?灵秀玉女韩月滢?」那边老七听闻便激动道:「快说给我听听…
…」这老七便是先前遭鱼伯以夺魂青暗算的两人其中之一。他和老五一样,都借
由五行转命术而死里逃生,此刻听到了名动天下的韩月滢,忍不住胯下一热,下
体胀了几分,连连挺动,将他面前的女子直接送上极乐。

  「哈哈,我复原了!」在採补眼前少女之后,老七极其亢奋,对自己身下已
瘫软如泥的女子乐道:「小母狗,你的骚洞儿刚刚不是很会吸吗?吸啊!再给本
大爷吸啊!你再吸啊!」

  「啊!死……死了、美死人了……」

  一番挞伐之后,老七又催促刘三等人讲述韩月滢。

  「这煞风景的话就别提了。」刘三甚至停下了动作,道:「反正那妞儿九成
九是活不了啦!说起这,倒是老七你要注意啊!五行转命术你已借命三次,五行
之中就剩下两个,以后做事可多留个心眼,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知了,知了。」老七悻悻然道,这时他放过了胯下那名进气多,出气少的
少女,转而拉了另一名颇为艳丽的女郎又肏了起来。

  「阳精、我要喝精………」

  停下动作的刘三,使马翠萼得到喘息,随即脑袋里满是男人阳精的飞霞派女
侠,又开始囔嚷起来。

  刘三看得兴起,当下抽出昂扬的肉屌,凑到马翠萼面前道:「这么想喝,那
老子成全你,还不来吸!」

  「啊!大肉棒儿!」马翠萼如获至宝,撑起痠软的身体,一转头便将那沾满
自己淫液浪汁的肉屌吸入口中不断吞吐、吸咂。终於,在刘三一声怒吼之中,他
射进了马翠萼的口中。

  「好浓、好腥……唔唔……我还要……」马翠萼吞了口刘三腥臭的精液之后,
也不顾嘴内上有黏白之物,又立即摆头继续吞吐起刘三的肉棒。

  「阳精!我也要,射给我啊啊啊……」另一边,闻到精液味道的高巧倩也发
出了欢快的悲鸣。老五自然如她所愿狠狠的在这可怜少女的体内射出了自己的欲
望。

  採阴补阳至此变成寻欢求乐。

  半个时辰之后,大床上的淫战终於结束,其中十名少女此刻都已四肢瘫软,
沉沉睡去,只剩下高巧倩与马翠萼两人似乎不知疲累,正互相慰藉。

  刘三穿好了衣服,望着埋首於高巧倩双腿间秘洞不停吸允残存精液的马翠萼,
不禁摇摇头,道:「当真变成两头畜牲了。」

  「嘿嘿,所以才叫牝兽。」老七拉紧了自己的裤腰带,淫笑道:「整天发春
着要男人入,操这种女人真过瘾!」

  老六摇头道:「老七你这可就不懂了。这些牝兽固然操得爽,可她们的脑子
都已经坏了,永远就只是这个样,不会再有别的花样,迟早会有乏味的一天。」

  「说起调教性奴,我们其实有的是办法。」老五也加入话题道:「可偏偏上
头就要嚐试那劳什子的鬼大法,搞得这些名门侠女全变成了花癡,就不知接下来
这个鱼小薇能不能挺得过去……」

  三人这边高谈阔论的同时,地宫深处的密室之中也上演着一场勾人心魄,却
又邪魅无比的戏码。

  不同於其他地方的昼亮清明,密室内满是幽蓝萤光。再观密室中央,一座斜
面的八卦形平台正面向入口石门。台上此际正缭绕着青绿色的烟雾,虽无法一眼
看透,却遮挡不住里边的人影,以及诱人的喘息。

  「唔……呼、呃、哎……哎……呵……」

  断断续续的甜腻语音,既是娇喘,又是呻吟。绿雾之中,一名年轻女子躺在
这平台之上,看似全身乏力,却又双手抱肩,微微发颤,像是拚命忍耐着什么。

  女子不着外衣,全身上下仅剩下一件水靠。水靠,又称水衣,多以海中猛兽
之皮所缝制,贴身保暖,使人能在水下自由活动,可谓潜水者必备之物。

  而这名女子身上所穿水靠,虽是无袖,可墨黑油亮,犹如新漆。再者,这件
水靠质地非凡,贴身无缝,却又不勒人皮肉,薄如蝉翼绝不厚重,穿於身上几乎
毫无所觉,同时也将女子的身材彻底体现。

  纤细修长的体态,伴随着难耐的呼吸声起起伏伏,那洁白的藕臂,不断磨蹭
着身上的黑皮,形成鲜明的对比。紧贴的皮衣将胸型完全勾勒出来,虽说那两团
扁圆略显娇小,可是在这纤细的身躯上,却也称得上恰到好处。漆亮的油光一路
向下延伸,先是缩於腰际,后又展於臀股,最后收於大腿根附近。

  同样都是美女,高巧倩胸大臀翘,马翠萼股圆腿滑,可和这名女子一比,高
巧倩的腰缺弧度,马翠萼则是略显腿粗,在这比例上又哪及此的女曲线玲珑,这
孰高孰低立即分晓。

  再观此女,面貌艳丽,两颊酡红,双目含波似水柔情,却又迷或茫然,粉舌
不时探出轻舔下唇,媚惑人心的程度更胜大厅上的任何一名女子。

  她哼哼唧唧,秀眉略皱,一头乌黑云发早已散开,此刻却是湿滑柔亮,原来
她早已香汗淋漓,体香四溢。胸前乳尖亦是硬如枣核,撑着贴身水靠,顶起了两
点油亮。同时下体亦是显而易见,两腿交错磨蹭之间,那腿心深处的漆皮也受秘
穴收缩影响,倒吸而入,使得这神秘而美丽的地方看起来有如驼趾,唯一不同之
处便在於那蹄线上端,隐隐浮出一颗小粒,足见此女正是心动难耐,春情勃发。

  终於,女子忍不住将右手下探,眼看那已经透红的玉指就要按上浮印在驼蹄
线上的小颗粒,忽然──

  一桶冰水自前方狠狠泼下,直接洒在她的脸上。

  迷茫的眼神登时消散,女子霎时清醒过来!就看她想要立即起身,可身边缠
绕的绿色怪雾却令她肌肤发烫,肌肉痠软,她才将将挺起腰板,便又软了回去。

  「嘿嘿,鱼小姐你可千万要忍住啊!」

  一道满是奸诈调侃的语气自前方传来,也道出了此女身份,正是在鱼家宅院
遭擒的神鱼帮千金──鱼小薇。

  鱼小薇奋力抬起头,望着前方一道壮硕的身形,心头蓦地一阵火热乱窜,差
点又要忍不住去揉自己的下体。可冰水泼面令她身体敏感却又不失神智,当下开
口方骂道:「你……啊………」却是一瞬间欲火、屈辱、惊怕、愤怒种种情绪纷
纷而至,只能蜷曲着身子,不停颤抖。

  随之而来的,又是一桶冰水。

  这时听闻远方一道沉重的声隆隆传来,原来是密室石门就此打开。

  稳健的步伐,威迫的压力,纵使隔着一层诡异的妖雾,鱼小薇仍能感受到进
来之人的恢宏气势。

  「拜见魔王、灵使大人。」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其中一个便是方才调戏自己的那个强壮的身影吧!

  「男人……」心中的念头自然从口中溜了出来,鱼小薇的声音满是欲望,待
她察觉自己失态之际,回应她的却是三个不同嘲笑声浪。羞怒之中,却有种莫名
其妙的快意在心底骚动。

  「如何?」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令在场的笑声戛然而止。那声音雄浑、霸道,听得鱼小
薇心中一阵狂跳,可潜意识中却隐隐有种想要臣服的感觉。

  「禀魔王,这次的效果比以往都好。如今已经过了十六个时辰,女奴尚能保
持自己的理智。」

  这声音应是向泼自己冰水的男子吧……

  鱼小薇浑浑噩噩间如是想到。过了一会,这才又察觉到对方提及的女奴二字,
乃是自己。本是南水第一大帮的千金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强忍着肉体无法制止
的诡异快感,以及心中一团乱的情绪,鱼小薇艰难反击道:「你、你才是奴仆…
…喔……我……才不,我才不会当你们的女奴呢!」

  一口气说完剩下的话,心神也熬过了坚忍的顶点,一丝情绪的释放,换来的
便是快速的坠落。一瞬间,鱼小薇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无法再思考了,身体突然着
起火来,乳头涨得发疼,阴户骚得利害。

  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

  就在鱼小薇彻底失控,一手抓着自己的鸽乳,另一手探到腿股之间正要疯狂
揉捏之际,一阵强大的风压扑面而来,既吹散了不停围绕着自己的绿雾,同时也
将自己发疯般的冲动压了下来。

  青绿色的雾气散而重聚,却淡化了许多。这一回鱼小薇只觉得自己的身躯微
微发痒、悸动,却再也没有那种要一头沉沦其中的崩溃感。她甚至可以看见那被
称为「魔王」的人,头戴沖天冠,身着深蓝锦袍,样貌虽看不清,可身体却是高
大威猛,自成一股强势。不知为何,这身影瞬间映入了脑海,鱼小薇感觉到自己
的芳心猛然跳了一下。

  「看来还是不成。可惜当年逆乾坤死得太早,这欲界之法只谈了一半。嗯…
…」那位魔王沉吟道:「御元……」

  「属下在。」御元道。

  魔王道:「一个时辰后,欲望之气再添三分即可,若有异状,可及时撤阵,
由你亲自坐镇。明白吗?」

  御元必恭必敬道:「属下明白。」

  鱼小薇望着御元的身影又是弯腰又是退后而站,尚在理清着这些人谁该是谁
的时候,忽然,她发现魔王朝自己这看了过来。

  是的,虽然看不清楚面容,可魔王的目光正盯着自己。鱼小薇完全可以感受
到那道目光之中蕴含着无止尽的欲望与霸道,自己身上这件刀枪不入的海龙蛟衣,
此刻完全被其洞穿──自己,在他面前是完全赤裸的。

  「鱼小姐……」魔王浑厚的声音传入耳中道:「本魔王希望你好好撑着。你
进来时也见过了,那些在『欲望之厅』上的女人,全都是只知道交媾的牝兽。即
使是飞霞派出来的两个小娃儿熬不过去也是如此。你如不想成为牝兽,就想办法
让自己醒着吧!」

  这些话语,一字一句彻底印在鱼小薇的心中。她无法反驳,因为她感到惧怕,
可这惧怕之中又有一种力量,让她觉得,只要听着魔王的话去做,自己就绝对能
够安心。

  她,忍不住「嗯」了一声,却是肯定的语意。

  「此女虽非处女,但却有媚体之相,实属上选炉鼎之材。」魔王并不理会,
又转过头去,对御元道:「御元,本魔王知你此刻有伤在身,心境动摇,但只要
欲界能成,本魔王允你将这娃儿当作炉鼎带去闭关,直至突破先天境为止。」

  御元一听又惊又喜,连忙跪身就要叩谢,却觉得一股雄浑之力将自己缓缓托
起,却是魔王所为。

  魔王又道:「把这精力省下,做事去吧。」

  「属下遵旨!」御元弯腰一拜,可语气却难藏喜悦。

  夜,更深了。

  再沉的黑暗也将换来黎明,远离不见天光的地宫,也远离襄州重镇的荆阳城,
来到一座山谷之中。

  谷中枫树甚多,且已逐渐泛红。

  清晨的阳光射入谷中一间木屋的窗口,映照在正躺在木床上的绝色佳人脸上。

  辣眼的感觉唤醒了佳人,韩月滢眨了眨眼皮,悠悠醒转。她欲坐起身子,可
右肩传来一阵剧烈疼痛,忍不住「哎」了一声,眼前又是一黑,差点再次晕了过
去。

  不知过了多久,韩月滢总算坐起身子,她这时才发现,不只是右肩重伤几乎
不能使力,自己也是全身痠疼,四肢无力,腹中更是空荡荡的感到飢饿。可这一
切却不能阻止自己去想一个问题:「我在哪里?」

  自己身上套着一件洁白乾净的素衣,显然是有人替自己换过,但这附近的环
境从未见过,显然不在地宗的任何一个分坛。记忆再次涌现,正是自己如何推开
刘铁心去替黄剑星挡那一箭的画面。

  想到浑身浴血的黄剑星,韩月滢没来由的一阵心痛,忍不住哭道:「师哥…
…」

  垂泪片刻,韩月滢拭去眼角泪珠,艰难的站起身子,忍着疲痛的身心走到门
口,拉开了木门,正好对上了一个窈窕的倩影正要从自己眼前横过。

  来人察有觉,止步回头。

  柔和的晨曦之下,两名绝色俪影首次照面。

  就看眼前这位身着黄衫,头盘双髻的鹅蛋脸少女,手抱竹箩,里头装满了草
药,正笑盈盈的望着自己道:「姑娘,你醒啦!」

  「嗯。」韩月滢点头道,心中也有了底。自己大概便是被眼前这位少女所救,
於是微微一笑,道:「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姑娘你太客气啦!」少女抱着竹箩走了过去道:「真要说的话,应该是我
们有缘才是。何况,要不是有我师兄帮忙,我还真没法解你身上的魂煞之……」

  「咳、咳。」一声轻咳打断了少女的声音,就看另一名身材瘦长的少年正双
手抱臂的倚在前方不远处的草堂墙边。

  少年冷冷的瞪了韩月滢一眼,开口道:「不关我的事,我不救天门的人。」

  「玄哥哥!」黄衫少女嘟起小嘴嗔道。然而,少年毫不理会,拾起靠在角落
的柴刀,转身离去。

  「他那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黄衫少女来到韩月滢面前,望着百般
错愕的韩月滢,柔声笑道:「姑娘你别理他。」

  「喔,呃……」韩月滢回过神来,依旧充满疑惑。

  「我叫赵灵依,刚刚那位是我师兄,他叫杨玄。」黄衫少女道:「不知姑娘
怎么称呼?」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7-10-31 08:3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