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欧阳克】(10)【作者:北斗星司】

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73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010章 鸳鸯戏水,荒淫无度

  当朝皇妃和公主要沐浴,自然很快整个宫内的人也都忙活起来,准备好好伺
候妃子和公主沐浴了,这其中烧热水、准备花瓣等还有各种用具的宫女太监也都
是忙活起来,准备好今晚的沐浴。

  赵嘉仪在自己的寝宫里面用完了晚膳之后,就在宫女太监的簇拥下,来到了
鸾凤殿,在那里,阎贵妃也已经到了。

  「儿臣参见母妃……」赵嘉仪看到阎贵妃,甜蜜一笑,对着阎贵妃行礼。

  「嘉仪不必多礼……」此时的阎贵妃笑着上前,握住了赵嘉仪的玉手,笑道,
「今日就只有你我二人,不必那么拘束,我们进去吧……」

  「嗯……」赵嘉仪拉着阎贵妃的手,二女一起进入了殿中。

  此时在那奢靡的殿堂之内,早已经站立好了二十四名只身穿肚兜亵裤的美貌
宫女,个个都是些颇有姿色的小美人儿,来这里伺候皇妃和公主沐浴。

  而中间的宽敞浴池,此时也已经注满了洒满花瓣的热水。

  「贱婢参见贵妃娘娘,瑞国公主,贱婢伺候娘娘、公主宽衣……」见到了贵
妃和公主到来了,这二十四名美貌宫女一齐跪下说道。

  「嗯,免礼吧……」阎贵妃一挥手,二十四名宫女一起起身,然后缓缓走上
前来,为赵嘉仪和阎贵妃宽衣解带。

  说实话,赵嘉仪还是第一次跟阎贵妃在一起沐浴洗澡,她还真有些好奇,不
知道自己父皇最宠爱的妃子,这身子到底是什么样的?

  转眼间,这两个大宋最尊贵的女人的衣裳,就被宫女们脱光了衣服。

  赵嘉仪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在古代早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一米六五的身高,
不算矮,而长期吃各种山珍海味,又用的是最好的保养品,因此这美貌的公主周
身当真是白如美玉,毫无瑕疵,只是胸部略显微笑,臀部也不是特别挺翘,但是
大腿很是修长,总的来说,这具身体还是很美的。

  「好大啊……」当阎贵妃除去周身衣裳的时候,赵嘉仪看到自己的母妃胸前
那一对比自己大了好几倍的奶球,一时之间不禁看的呆了,这么大的乳房,赵嘉
仪还当着没见过。

  「母妃,你的身子好美……难怪父皇那么喜欢你啊……」赵嘉仪感叹着说道。

  虽然阎贵妃早已经是此中老手,可是被赵嘉仪这自己名义上的女儿如此称赞,
阎贵妃还是不禁脸上轻热,当下笑道:「好了,嘉仪,别调笑母妃了,我们入池
吧……」

  赵嘉仪点了点头,当下这对年龄仅仅相差八岁的「母女」,便一起携手进入
到浴池当中。

  而那二十四名宫女,此时则是一齐将周身的肚兜亵裤脱了个一干二净,露出
二十四具各有特色的少女玉体,接着二十四名女子,其中十二名进入到浴池中,
服侍贵妃和公主沐浴,其余十二名女子,则是在池上伺候。

  「好舒服啊……」此时在浴池当中,享受着热水浸泡的赵嘉仪,只觉得无比
舒心,轻轻闭上双眼,美滋滋地享受着这沐浴的快乐……

  「既然如此舒服,咱们大家一块儿玩玩儿,好不?」忽然,一个响亮的男声
骤然响起,接着一人居然从浴池的上方从天而降,整个人一下子跃入水中。

  「啊啊!」

  「哎呀!」

  「来人啊!」

  这人毫无征兆地就跃入水中,溅起一波水花来,把这池上池下的二十四名美
貌裸女都吓得花容失色,在水里的纷纷光着屁股惊恐地跑上岸,而在岸上的,则
是吓得四散而逃,嘴里大喊来人。

  可是不会有人来的,阎贵妃进来之后,已经让门口的太监把门锁上,除非是
阎贵妃亲自下令,否则谁也不许开门。

  而那在水中的赤裸公主赵嘉仪则早就吓傻了,那人跃到水中,浑身什么衣服
都没穿,此时到了水里便一把将这大宋公主给搂抱住了,大手一把按在她可人的
椒乳上抚摸,笑道:「皇妹,你的奶子可真是不大啊,比你母妃差远了……」

  这人不是别人,自然就是欧阳克了。

  当然了,今天这一切,都是欧阳克所设计的,他很早就已经脱光了衣服,潜
入了这鸾凤殿中,躲在房梁上,刚才亲眼看到了这香艳一幕,欧阳克岂能忍得住?
登时就下台了。

  「啊?你是……你是皇兄?」此时的赵嘉仪,立刻就认出了,眼前之人不就
是自己那皇兄嘛?他怎么会在这里?

  「皇兄,你放开我……放开我……」赵嘉仪此时却没心思想那些了,要知道,
她现在浑身赤裸,而欧阳克也是如此,赵嘉仪甚至都能感觉到,欧阳克下身那根
坚硬的巨物就顶着自己的下身,她是处女之身,又是高贵公主,哪里遇到过这种
事情?更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亲哥哥,这真是让赵嘉仪羞也羞死了?立刻激烈挣
扎。

  可是欧阳克此时哪里又能容许这小丫头逃脱自己的手掌心?当下将赵嘉仪顶
在浴池的边缘,笑道:「哈哈哈……好妹妹,你我就算是兄妹,也没什么关系啊?
这男女欢爱,何必顾及那么多呢?来来来,今日哥哥让你知道做女人的快乐……」

  欧阳克说完,边将这小公主的嘴唇亲住,双手在水中肆意地上下游走,从赵
嘉仪的胸部到大腿、牝户、雪臀等各种部位,任意玩弄……

  此时,那二十四名光着屁股的宫女渐渐地平静下来,眼见逃脱不得,也没人
来,纷纷聚拢,却看见那嘉仪公主被一个英俊的男人抱在水里任意轻薄,而一旁
的阎贵妃却是一脸淡然,毫无阻碍之意,而刚才赵嘉仪称这人为皇兄,那很明显
这人就是新太子赵又廷。

  天啊!太子竟然在这浴池中轻薄自己的亲生妹妹,这让在场的所有宫女都吓
呆了,而这些女子又都是未经人事的处女,看到这香艳一幕,一个二个都是默然
无语,脸颊晕红,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欧阳克一开始就占据了赵嘉仪的可人小嘴儿,伴随手上的挑逗,以及身躯肌
肤相亲,他的舌尖熟练地探入其中,尽情地挑拨这小公主的香舌,可怜赵嘉仪一
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哪里干过这些事儿?被欧阳克立刻就亲的浑身燥热,体欲
爆发。

  毕竟赵嘉仪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正是女人青春最旺盛的时候,生理需求已经
很强,只是以前的赵嘉仪没有丈夫而已,而现在遇上欧阳克这大色狼,又有魔种
加成,这小公主又如何抵抗的住?

  「啊……嗯啊……不要……别这样……啊啊……」欧阳克的浪漫舌吻结束后,
他体内的魔种已经足以挑逗起了赵嘉仪的情欲,这大宋天朝最尊贵的小公主,此
时只觉被这皇兄如此的轻薄,周身一股股难以想象的奇特酥麻快感,正燃燃升起,
一时之间,周身疲软,似乎气力全失……

  要知道,这嘉仪公主今年才刚刚满十八岁,从小长在这深宫当中,因为宋理
宗没有皇子,所以赵嘉仪这辈子真正接触到的男子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而她却是
情窦初开,正是女孩子最思春的年纪,而她却还没嫁人,虽然平日里无忧无虑,
不想那事儿,可是午夜之间,终究也有些心热脸潮之感。

  而当此时时刻,被欧阳克这极品大色狼赤裸地搂抱在水池当中,任意轻薄,
遇上欧阳克那可怕的魔种之力,随着欧阳克的亲吻抚摸,这小公主心底里那潜藏
已久的情欲便在此时轻而易举,便被欧阳克彻底挑拨而起,而她本身便没多少力
气,又被欧阳克挑逗,不到片刻便彻底无力抵抗,周身似乎融化一般。

  此时那些受惊了的裸体宫女,都已经完全聚拢过来,看到池子里的男女搂抱
在一起亲热,均是看的呆愣不已,她们都是在最小的十三四岁,最大也就是十五
六岁的时候就被选秀进宫,这么多年来,在宫里出不去,除了太监,就没见过其
他的异性了,此时看着池塘里的男女亲热,这可真是从所未见,一时之间均是呼
吸急促,默然无声。

  而阎贵妃看到欧阳克在赵嘉仪这少女身上如此地狂热轻薄,一时之间,心里
也有些不爽,又见赵嘉仪被欧阳克不过挑逗几下,便气喘吁吁,脸蛋潮红,不再
挣扎,更是鄙夷,心想:「赵嘉仪这小妮子平日里看着挺端庄可爱,哪知道被男
人一稀罕,也如此不堪……」

  「不要……皇兄……你……你别戏我了……啊……我们是兄妹,不能这样…
…啊……痒死我了……」随着欧阳克极其厉害的挑逗,赵嘉仪已经彻底沉迷于肉
欲当中,不可自拔了,但她心里也知道这事儿不妥,当下还是轻轻扭摆着身子,
企图抵抗。

  欧阳克此时在这里和这可爱的大宋公主鸳鸯戏水,虽然说这女子并不是自己
所见最美,但是能玩儿一玩儿大宋公主,对欧阳克来说当然是极尽趣味之事,此
时又岂能罢手?他淫笑着一边抚摸着赵嘉仪的娇嫩双乳,一边笑道:「好妹子,
你看看你都十八岁了,这像你这样的女子,一般很多都做娘了,你却还没有尝过
真正做女人的快乐,如此岂不可惜?」

  欧阳克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手伸到赵嘉仪的下身,触碰到那稀疏阴毛下的
阴唇和阴蒂,轻轻在上面揉捏起来。

  「啊!」那女孩子家从未被任何男人摸过的私密部位,被欧阳克的手指划过,
立时就如同激起前般波浪一般,令赵嘉仪这小丫头当真是如遭电击,本身就被欧
阳克挑逗的下身湿润的小肉穴,此时更是一股积蓄已久的淫水狂喷出来。

  「啊啊……皇兄……我……我好难受……啊……哎呀……痒死了……下面…
…啊啊……你帮帮我……我受不住了……」赵嘉仪不懂人事,也不知道男女之事
如何进行,如今身体全被欧阳克控制,她既不知道如何满足自己的欲望,但也明
白只有欧阳克可以帮助自己,当下自然是开口哀求欧阳克。

  听到这大宋公主,如此娇美地呻吟,哀求自己,欧阳克哈哈一笑,说道:
「可是皇妹,你不是说我们是兄妹吗?那兄妹如何可以做这种事呢?」

  「这……这……」赵嘉仪一时无语,可是随即,身体上的快感和渴求的欲望
令赵嘉仪顾不得许多,叫道,「没事儿……皇兄……啊……您是太子……啊……
我是公主,便是……便是兄妹也是无妨……谁说……谁敢阻拦我们……我……我
让父皇诛他九族……」

  「那好,如此哥哥便放心了……」欧阳克哈哈大笑,当下看了一旁的二十四
名裸女,又看了看赤裸的身子泡热水里,正一脸炙热地看着自己和赵嘉仪地阎贵
妃,欧阳克嘿嘿笑道,「今日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阳刚男人!?」边说,欧
阳克一面搂抱着赵嘉仪,就在水中站立着,将那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巨物,对准
赵嘉仪那尊贵的下身处女穴,便狠狠地插入进去。

  那巨大的阳物犹如势如破竹的战车一般,登时撬开了赵嘉仪那从未被任何男
人入侵过的小穴,深入娇躯,一路奔驰,不到瞬息之间,便破去了赵嘉仪的处女
之身,那可怜的处女膜被完全刺破,一股鲜血,便染红了整个浴池。

  阎贵妃眼见水中有血,脸上微微一变,赶忙从水里赤裸着身子出来,而其他
女子不通人事,

  发现水中有血,登时都是惊呼一声。

  「啊!疼……啊啊!好疼,疼死我了!皇兄,你怎么……怎么插我下面?!」
赵嘉仪被这欧阳克的鸡巴将守了十八年的处女穴击破,下身疼痛之感,当真是剧
烈无比,她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是现在她却无力抵抗,只能在欧阳克的巨物
淫弄下,无助地摆动身躯。

  欧阳克此时又占据了一个处女的身子,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玩弄的第
二个处女了,果然,处子的阴户十分紧凑,欧阳克极度兴奋,鸡巴在水中,伴随
着自己的腰部力量,开始狠狠地蹂躏这大宋如今的尊贵公主。

  「啊啊啊啊……不要……啊啊……轻点……哎呀……啊啊啊……」可怜的赵
嘉仪便是在这热水中便被欧阳克这个如今自己的皇兄给任意奸淫,整个人完全丧
失了作为公主的尊严,成了一个被男人玩弄的肉便器,身子被顶的连挣扎都难,
只能在欧阳克的狂风暴雨中,激烈地呻吟着。

  不过,这种被蹂躏的疼痛,却让刚才赵嘉仪那种难受而快乐的奇怪感觉慢慢
消失,一种很充实的赵嘉仪从未感受过的奇怪滋味儿,一下子在自己的身心涌现,
让赵嘉仪在经历过一开始的疼痛之后,只觉的慢慢地刺激的很,很是舒爽。

  此时欧阳克在水中驰骋着大宋公主的肉体,随着二人肌肤相亲,动作激烈,
水中不断泛起阵阵水波,让在场的那些宫女看的一脸潮红,一动也不动地呆呆看
着眼前激动的一幕,而阎贵妃这骚货更是早就受不住了,忍不住张开大腿,露出
骚屄,开始自慰,仿佛希望赵嘉仪早日完事儿,欧阳克且来操弄自己。

  赵嘉仪这小丫头毕竟还是处女破身,根本不可能和欧阳克这绝代淫少久战太
久,此时下身虽然还疼,可是却被欧阳克熟练的性技,可是巨大的阴茎玩儿的身
子也舒服不已,欧阳克才不过肏了她十分钟,赵嘉仪就在疼痛和欢乐中,达到了
生平第一次高潮,在呻吟和叫喊中,整个人都瘫软成了一团稀泥。

  欧阳克也早就察觉到了这小丫头不堪久战,于是在她的高潮来临之时,也加
快动作,随着高潮到来,激烈地射精感也随之而来,令他舒爽地在这大宋公主的
阴道内射了精……

  「快……快……我不行了……啊……太子殿下……快来临幸母妃……」此时
的阎贵妃眼见欧阳克已经完事儿了,不禁大喜,立刻趴在地上,淫荡地叫着。

  「想让本太子满足你?也没这般容易!」欧阳克哈哈一笑,一把抱着此时的
赵嘉仪,赤裸裸的上了岸,二人的下体还处在结合状态,欧阳克身躯一抖,就将
自己的肉棒抽了出来,但见粗大无比,犹如短棍,在场的二十四名裸女登时尖叫
出来,她们以前哪里见过这等家伙?、

  「母妃……」欧阳克淫笑着将沾满着血污的肉鸡巴凑到了阎贵妃身前,「想
让儿子满足你的话,你就必须要先为而儿子服务才行啊……」

  阎贵妃也算是情场老手了,自然明白欧阳克的意思,此时盯着那巨大的鸡巴,
犹豫了一下,可是还是顺从地坐起身来,低声道:「你这坏儿子……」说完,阎
贵妃抓着那巨大的肉棒,将之含在了口中,轻轻吮弄起来。

  「天啊,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居然……居然会做这种事情?」此时那些未
经人事的宫女哪里见过这等香艳的场面?美貌丰满的贵妃娘娘,居然在太子殿下
面前像雪白的母狗一样跪着,把那根巨大的而且沾满了恶心液体的家伙含在嘴里
舔弄,这……这简直是……

  尤其是此时已经疲累不堪的赵嘉仪,盯着眼前淫靡的一幕,更是看的惊呆了,
她想不到身为自己父皇的女人的母妃,此时居然会跟父皇的儿子做这种事儿,真
是……真是……

  此时阎贵妃含着那根污秽的肉棒,虽然觉得腥臭难当,可是当巨大的阳物在
自己的口中膨胀的时候,阎贵妃却感到别样的刺激,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女人就
该被这样的男人征服……她热血沸腾,周身刺激,此时便越发卖力地为欧阳克吹
箫,把个大肉棒舔的干干净净,赵嘉仪的处女血和淫液,也被这母妃吃下去不少。

  「母妃的口技真是厉害啊……」欧阳克享受良久,淫笑着拔出肉棒,笑道,
「母妃,现在该儿子来伺候你了……」

  阎贵妃早已经等待着这一刻,当下迫不及待地趴在地上,张开大腿……

  「换个姿势……」欧阳克却并不满足于阎贵妃这骚货用这样的传统姿势,而
是抖动鸡巴,嘿嘿笑道,「来个老汉推车!」

  赵嘉仪等女子从未听说过这个词语,此时听到了,均不知道欧阳克是何意思
……

  「你这个坏皇儿,就知道戏弄母妃……」阎贵妃当然明白所谓的老汉推车是
什么意思,当下立刻撑起雪白的身子,翻转过来,做成了一个小狗爬行的姿势,
将滑腻雪白、挺翘丰满的少妇臀部对准了欧阳克。

  「天啊!」赵嘉仪等女人完全都看傻了,她们以前无论如何不能想像,美貌
端庄的贵妃娘娘,居然会用这样淫贱的姿势,展现在男人的面前……

  而此时,欧阳克却已经忍耐不住而提枪而上,对准这诱人的大白屁股就是狠
狠地顶了过去。

  「啊啊啊……好棒……啊啊……我要死了……母妃要死了……啊……皇儿…
…你好厉害啊……啊啊……」

  当欧阳克这所谓的皇儿,将巨大的阳物插进了阎贵妃这所谓的母妃的小肉穴
的时候,难以想像的充实感,立刻令阎贵妃如同吃了周星星《鹿鼎记》里的春药
「我爱一条柴」那般发浪不一样,欧阳克淫笑着按着这完美少妇,自己如今名义
上的母妃的大白屁股,不时地用手拍打两下,下身不住地扭动,「啪啪啪」的肌
肤碰撞声中,把个阎贵妃操的欲仙欲死……

  此时的赵嘉仪等女子仿佛经历了一场十分奇特的梦幻一样,盯着眼前的这对
无耻苟合在一起的狗男女激情缠绵,眼前所见一切均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
雄壮男子已极快而大力地速度和自己的母妃缠绵,相比刚才赵嘉仪略带痛苦的呻
吟,此时的阎贵妃的叫声中哪里有一丝的痛苦?分明是极乐享受,无比快乐,那
样诱人的叫声,令在场的诸女均是脸红不已,但是宫女不敢去阻拦,而赵嘉仪虽
然觉得这么做是大逆不道,自己的哥哥和母妃是在给父皇难堪,可是此时她周身
无力,却又如何阻拦?

  过了片刻,欧阳克笑道:「母妃,儿子累了,现在换做你在我上面,用你的
媚功伺候我一番,也让嘉仪妹子和这些小宫女开开眼,怎么样?」

  阎贵妃此时正在兴头之上,听到欧阳克说,自不会反对,扭着大白屁股笑道:
「如此……如此甚好,皇儿,且让母妃让你知道人家的厉害……」

  当下欧阳克笑着拔出鸡巴,躺在了地上,而阎贵妃立刻急不可待地扭着迷人
的腰臀,一把将丰满白皙的肉体跨坐在了欧阳克的身上,急切地抓住了欧阳克依
然巨大的肉棒,然后对准自己的下身便狠狠插入而跨坐下……

  「啊啊啊啊……好大……啊啊……厉害……皇儿的……皇儿的肉棒……真的
是……太厉害了……啊啊……母妃爽死了……啊啊……」

  此时的阎贵妃反客为主,来个观音,哦,不,贵妃坐莲,骑跨在自己的皇儿
身上,扭动着洁白的臀部和挺翘的大屁股,上下伏动,让那大鸡巴在自己的小穴
里尽情驰骋,真是越干越爽。

  而欧阳克此时反主为客,享受着阎贵妃这个自己如今名义上的父皇的妃子的
伺候,更也是内心狂喜,此时他不时搓揉阎贵妃胸前那浑圆的两颗弹跳的肉弹,
一面又不时地捏揉阎贵妃浑圆的臀部,嘴里更是笑道:「母妃,你说我和父皇谁
更男人?谁更厉害?」

  「啊啊……当然是……是皇儿更厉害……啊……你父皇……父皇根本不是男
人……啊啊啊……皇儿才是真的男人……啊啊啊……好棒啊……」

  「哈哈……如此,那就让皇儿,令母妃做真正的女人吧……哈哈……」

  听到这对无耻的狗男女居然说自己父皇不是男人,赵嘉仪当然很生气,可是
此时却不敢说什么不是,她心里也不知道怎么的,对欧阳克已经是大有惧怕了,
而其他宫女人微言轻,自然更不敢说啥……

  良久之后,阎贵妃已经舒爽的连连高潮,在欧阳克身上疲软成了一团稀泥,
整个人闭着双眼,一脸陶醉地趴在欧阳克身上……

  欧阳克淫笑着轻轻推开阎贵妃,接着看着一旁一众赤裸的美貌宫女,嘿嘿笑
道:「小爷这辈子什么女人都玩儿过,但就是没玩儿过宫里的女人,太后,皇后,
妃子,公主,宫女,如今太后和皇后是玩儿不到了,妃子和公主玩儿了,今日且
来玩玩儿宫女……」

  接着,欧阳克如饿狼一般扑向了一个身材最为丰满的宫女,其他宫女如梦初
醒,有的吓得尖叫出来,四散而逃,有的却是想要攀龙附凤,能够傍上太子成为
太子妃,未来可成为皇妃,因此也并不逃走……

  这一晚上绝对是荒淫的夜晚,欧阳克在这鸾凤殿中享受了一把隋炀帝杨广、
商纣王的淫的待遇,和二十多名裸女变着法子嬉戏、淫乐,饶是欧阳克体力惊人,
鸡巴强悍,但是在连续纵欲射精下也不免脑子有些混乱,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到
底抱了多少女子,破了多少贞操,反正最后这一男多女就在鸾凤殿里乱七八糟地
睡着,期间有外面的宫女送御膳来,均是有来无回,被欧阳克淫了个遍,大家吃
了就玩儿,玩儿了就睡,睡了再吃,吃了在玩儿,一直这般疯狂淫乐了三日三夜,
欧阳克居然连续淫了百余名宫女,这才罢休。

  而同时,连续破处百余名宫女的处女身,欧阳克的魔种吸取了这些处女的阴
精,魔种之力瞬间大增,欧阳克不但没有因为连续纵欲而精尽人亡,反而其淫女
之功更加厉害……

  (下一章解除皇帝催眠,然后夫前搞她女儿和贵妃,接着去襄阳,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