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终结者】(01-02)【作者:景仙】

作者:景仙
字数:50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阴谋初现篇

             第一章、告别单身

  初夏,阳光普照的早上,一位年约三十三岁的肥胖男子到小食店买东西吃,
平平无奇的一次偶遇,竟然给他遇上了生命中的女神。

  她留着一头黑色长发,星星般的眼眸,配上可爱的脸蛋,淡施脂粉下衬托出
她清丽脱俗的特质,给他的感觉就是那种温文型女生,最要命的是她那杀人眼球
的巨乳,那碎花连衣裙快要被圆滚滚的奶子撑破,臀肉丰厚,个子不高,应该有
一米六五至七零之间,刚刚比他矮一点点。

  这种女生可遇不可求啊!「抱歉,我没有零钱。」

  她无奈地对小食店的员工道。

  「小姐,我有。」

  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不放过啦。

  「这……怎么好意思啦?」

  「别客气。」

  「谢谢你。」

  买完东西后,她友善地望着他,虽然他体型肥胖,脸圆嘴方,但人品却很好,
令她对他留下不错的第一印像。

  「先生,我叫楚心慈,是在对面这间中学当代课老师的,这几天我都会在这
儿,明天你来这里,我把钱还给你。」

  「我叫啊景,是住在这屋村的,我经常来这间小食店买东西吃,明天还会来,
但钱就不用还我了。」

  「那怎行呢?」

  「那点小钱,算得甚么呢?」

  「明天一时,这儿等吧,说好了啰。」

  说罢,她就走了,他意外地发现她有恩必报,借钱必还的个性。

  啊景回到家中,心中喜滋滋的,有种恋爱的感动,能结识这么有质素的女生,
真是这生最大的福气,就不知她是不是处女?

  啊景现在待业中,没有工作的他生活费都靠政府资助的伤残津贴,因他患有
精神分裂症,一想到此,他的自卑心又作祟了,自己是甚么料子,竟想结识这么
好的女生,岂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

  「明天还是别去了吧。」

  他心里如此想。

  他思考良久,这夜睡得不好,第二天清晨,他自觉换上像样点的衣服,打扮
一下,到了约定时间,他提早十分钟去到小食店,经过昨晚思量,他觉得做人应
该有自信,只要是真爱,对方才不会介意他的缺憾。

  去就有机会,不去就连这小小机会也没了,他准备赌一把!到了约定时间,
那间中学午饭的时候,楚心慈远远地向他打招呼,引来一群饿狼的敌视。

  「抱歉,我没有零钱。」

  「甚么!一千元!」

  他意外地发现她一掷千金的豪气。

  「这次换你欠我吧。」

  「这……」

  她递给他一张卡片,然后说:「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

  他的心噗通噗通地跳,难道……她对自己也有意思?

  「楚老师,我有一条数学问题想问你。」

  忽然,一群男学生拥上来,把啊景和楚心慈隔开,他慢慢地退开,远远看着
她。

  人靓、声甜又聪明,有修养有学识,这么好的女生……可是机会就在眼前啊
……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啊景再没见过她出现在小食店,应该是代课完毕了吧。

  他多次拿起电话想打给她,可是看着卡片中的电话号码,手指怎么都不听唤,
就是按不下。

  可能只是镜花水月而已吧。

  可是某一天,他收到她的电话,难道是追他还钱?

  「喂?」

  「是我,楚心慈,怎么你一直都不给电话我呢?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啦。」

  原本变淡了的爱火,现在又重燃起来。

  她一直在等他电话?难道……

  「我……」

  「我想约你吃饭,你何时有空?」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他彷彿听到天使们在唱歌。

  如此,他俩开始交往,在不知不觉间,二人发展为情侣,这好像水到渠成一
样。

  他终於脱单了!

  三个月后……

  一个圆月高挂的晚上,尖东海旁,海风吹过星光大道,勾起了一对对情侣的
初恋记忆。

  她挽着他的手,二人相距那么近,他停下脚步,轻抚她鹅蛋形般的脸,左手
滑落到她的颚尖,此情此景,不正是王子吻公主的戏码吗?

  她也合上眼,等待他的一吻。

  浅浅的一吻,像是蜻蜓点水,却胜似点蜜糖,甜甜的,不会腻。

  二人相拥在一起,她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

  她在他耳边温柔地说:「这是我的初吻哦。」

  啊景有点愕然,随后高兴地问:「你是处女?」

  她在他耳畔中吹气,笑道:「是哦~」

  「去我家……」

  这句话没有出口,啊景不是那些约炮的渣男,他更喜欢情意绵绵的依偎在一
起的快乐时光。

  「景哥哥……」

  「嗯?」

  「我想将我的第一次给你。」

  「啥咪!」

  啊景难以置信地抱紧她,太震撼了,处女自动送上门?

  「只是……」

  「我甚么都答应你。」

  「真的吗?」

  「嗯,就算你想要天上的月亮,我也想办法摘下来给你。」

  「我不要月亮……我要……」

  啊景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像哄乖孩子般。

  然而,下一刻,他整个人僵硬了。

  「甚……甚么……你说要甚么?」

  啊景有点懞了。

  「三千万。」

  「你……你要这么多钱来干甚么?」

  「我爸爸要做手术,手术费要三千万,我没那么多钱……只好……只好……

  呜呜呜……「

  「小乖乖,别哭。」

  「呜呜呜……我……约了一个有钱人……把初夜卖给他……」

  「甚么?不可以!」

  「我就知道你疼我,所以我想卖给你。」

  「三……三三三三千万……」

  如此,啊景拼了老命想办法筹钱……限时七天,七天之后,楚心慈就会和那
有钱佬一起……「上帝啊,请给我多一点时间!」

  啊景绝望了。

  上帝似乎去了旅行……某一晚,是最后限期的前一晚,深宵无人之时,他独
个儿在屋村内闲逛,希望遇上甚么奇遇,不经不觉走到那间小食店门前,忆起和
楚心慈相识的那一天。

  「该死!」

  啊景一拳揍在人家的铁闸上,之后有两个警察经过……几十分钟过后,啊景
被警察盘问完毕,这才放他走。

  「真倒楣!」

  啊景咒骂一句。

  「小兄弟,有难题吗?」

  漆黑的街灯中现出一个恶魔般的青年来,他笑着说:「天底下没有甚么钱解
决不了的问题啦。」

  啊景打量着他的衣着,一副凯子的模样,只是样子有点邪恶。

  「你有钱?」

  「有,想要几多?」

  「三千万,有没?」

  这人二话不说写了张三千万的支票递给啊景,啊景难以置信地看着支票上的
零。

  「三三三三千万……你真的给我?」

  「当然,可是,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甚么?」

  「实验。」

  啊景和这神秘的有钱人交谈了一会,然后他高兴得手舞足蹈,太简单了,三
千万来得太简单了,让他感觉太不现实。

  他立即拨电话给楚心慈。

  「喂,啊慈,我有三千万了!」

  「哗!真的吗?」

  手提电话中传来楚心慈兴奋的声音。

  「嗯,你千万别和那有钱佬……」

  「知道啦,你明天将三千万存进这个户口,我收到钱就马上请医生为我爸爸
动手术。」

  啊景小心翼翼地抄下银行户口号码,然后挂断电话前,不忘说句:「我爱你。」

  「景哥哥,我也爱你。」

  啊景心情从没有这么高兴过,作为男人,能满足自己女人的心愿,最自豪的
事莫过於此。

             第二章、恶魔之血

  「这号码已经停用……」

  手提电话里传来一把机械式的回答。

  当啊景将钱汇入楚心慈给的银行户口内后,不到一天,楚心慈就像人间蒸发
了一样。

  啊景黯然落下男儿泪,虽然钱不是他的,却是他付代价得来的。

  最让他伤心的是他付出了的感情,被骗的感觉不好受啊。

  嘟嘟嘟……电话响起,啊景马上接听,激动地道:「啊慈吗?」

  「这里是大众银行打来的,先生,我们正在做低息贷款,利率很低……」

  「去死!」

  啊景躲在房间三天,不吃不喝,让他母亲非常担心。

  他母亲和哥哥在门外交谈,听见房中传来抽泣声,啊景的母亲忧心的说:
「死啦,你弟弟是不是精神病发作?」

  「别傻了,精神病发作会关自己在房中哭吗?我看八九不离十是失恋!」

  「失恋?他最近有结识到女朋友吗?」

  「那知道,只是最近他好像挺快乐的,春风满面,但自从前天出街回来后就
一直躲在房中了,是被甩了吧。」

  「那你快些找方法开解他吧。」

  「好,我想想……」

  接着啊景的哥哥大叫道:「弟!失恋没有甚么大不了的,人生中有多少次失
恋啊,你能伤心多少次呢?放心,哥带你去叫鸡!」

  「呜哇哇哇哇!」

  只听见房间内传出更大的哭声,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叫叫叫,只懂找那些髒女人,你弟弟那像你啊!」

  接着啊景打开房门出来。

  「我要自杀。」

  满身臭味的啊景走出来,他母亲和哥哥都怕了他,可是见他要自杀,都想要
阻止。

  「弟,不要想不开啊!」

  「我要自杀!给我死吧!别阻我啦!」

  「你弟弟病发啦,快报警!」

  「哦。」

  一番扰攘后,很快有人拍门。

  「是不是有人报警?」

  啊景他妈立即开门让警察进来,警察制服了啊景,并和救护人员将啊景五花
大绑送走。

  「咦?为甚么这次你们这么快到来?」

  啊景他妈好奇的问警察。

  「因为闲日嘛,好了,你们不用跟来,我们送他进医院就好了。」

  「送去哪间医院?」

  「联合吧。」

  如此,啊景他妈就放心让他们带走啊景。

  救护车内,救护员帮啊景打了一支镇静剂,只见啊景喃喃自语,道:「啊慈
……你骗我……啊慈……你骗我……」

  一位救护员打了个电话,与对方交谈道:「老闆,人已上车。」

  电话中传来一把邪恶的声音:「好,把他送来基地。」

  事后,真正的警察和救护员才到啊景的家,警察对啊景他妈说:「有人报警
吗?」

  啊景他妈好奇地开门,并疑惑地道:「你们又来?不是已经送走我儿子了吗?」

  警察一听后马上知道出事了,其中一位警察道:「我们刚到,你儿子被甚么
人接走了?」

  「你们的伙记啊。」

  啊景他妈开始急了,警察安慰道:「太太,你先别急,我们会更进。」

  然后他转头对同事说:「联络总部报案室,看看有没有同事出车。」

  「是。」

  警察开始落口供,查证是甚么人冒警接走了啊景。

  过了一会……

  「师兄,联合医院那边说没有一个病人叫啊景,也没有入院记录。」

  啊景他妈在一旁听见后急火了,立即大骂道:「你们警察怎么做事的?竟然
有人冒充也不知道,我儿现在被甚么人带走?在甚么地方?」

  「太太,你冷静一点,现在我们暂时将此事列作绑架案处理,警方会派人调
查清楚,有消息会通知你。」

  「绑……绑架……要交赎金吗?我家又不是有钱人,绑架我儿子有甚么用?」

  啊景他妈扰攘了一会,警察再三安慰一下后才离开。

  ……

  某处地下基地内,啊景被带到来这儿,他迅速地被脱光光,然后送进一个实
验玻璃管内。

  实验室内有很多高科技仪器,那借钱给啊景的青年也在,他身边还有一位白
发的老人,老人穿着白袍,像是科学家一样。

  「霍博士,这实验的成功率有多少?」

  霍博士树起一只手指,青年惊愕地道:「只有1%会成功?」

  霍博士摇了摇头,道:「只有1%会失败。」

  青年吁了一口气,转为兴奋的说:「那血统纯正度有多高,能传承几个百份
比的力量?」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要看看实验材料和恶魔之血的契合度有多完美。」

  青年沉默了一会,然后一脸疑惑地问:「博士你曾经说过他不是地球人?」

  「嗯,经过多年来观察发现,他的精神频率有些异常。」

  青年有些羨慕的说:「难道他的真的恶魔的化身?」

  一位女科学家走来对霍博士说:「博士,可以开始了。」

  「开始回光阶段吧。」

  「是。」

  只见啊景身处的玻璃管内开始灌入一些橙色的液体,啊景打了镇静剂,现在
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发生甚么事,直到那些橙色的液体把他包围,整个玻
璃管内都充满了这液体,他才懂得挣扎,可是已经迟了。

  他呛了一口液体,液体灌进他的体内,然后他整个人失去意识。

  霍博士这才安心地道:「他是不是恶魔的化身我不晓得,但我从来没有遇过
一个人能被我们弄得精神病后,精神频率还能保持这么平静的。」

  「这代表甚么?」

  「他的灵魂可能和人类有些不同。」

  ……

  南极,某处挖掘场。

  这里有很多士兵看守,全都是中国的精锐部队,还有些来自其他国家。

  一位中国军官正和上级通电话,说:「是,三号挖掘场发现了远古外星生物
遗体,遗体完整,还有一些大型的飞船残骸,已经通知了国内顶尖的外星科研人
员,美国那边对於这些东西抱有很浓厚的兴趣,还正和各国交涉把资料保密,并
交给联邦调查局内部高层鑑定。」

  电话对面传来一把稳重雄厚的男人声,道:「美国那边想怎样别理会,最重
要的是拿到有实验价值的材料回国,啊,昨天有人报告说找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麻烦详细交代。」

  这名中国军官压低了声音,虽然在场没有半个人,但他还是很小心地报告这
件事。

  「我们在第五号挖掘场发现了一座远古遗留下来的神秘石塔,在当中发现了
一些远古的文字,还有古怪的石像,还有一种恶魔之物,霍博士早前已经拿走了
恶魔之血,他说这对他进行中的实验有突破性进展,我们偷偷地让他带走了部份
血液,其他的东西看来也瞒不过那群老狐狸了。」

  「做得好,我会联络霍博士那边,听说那个人的儿子也和霍博士一起,看来
他对於恶魔之血也很有兴趣。」

  「是赵书记的儿子吗?」

  这名军官冲口而出地问,话刚出口就后悔了,他不应该这么多事,知道得太
多反而惹来杀身之祸。

  「别管这些事,做好份内事吧。」

  「是!」

  挂断电话,这时一位士兵跑进来办公室,慌张地道:「大……大事……不好
了……」

  这名士兵连敬礼也忘了,接着地大震动,从远方传来咆哮之声。

  「发生甚么事?」

  「恶……恶魔……」

  这名军官知道他吓得不轻,再问他也是於事无补,於是便戴起军帽,走出办
公室去看。

  「那是……」

  一道红光柱冲天而起,远远就能感受到一股邪恶的气息,直卷全地。

  「郭……郭师长……那……这……」

  「闭嘴!」

  郭师长比那名士兵冷静,但画面也太过吓人了,他颤声道:「变天了。」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8-1-11 18:4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