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独行田伯光】(02)【作者:北斗星司】

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5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002章、六壬神骰,移花接木

  此时的田伯光在奸淫了仪琳之后,心里愉快,舒爽过后,将依然还硬硬的鸡
巴拔了出来,地上的仪琳在极度高潮之后,呼呼喘气,看起来刚才真的是很爽了。

  「小师父,我真的是太喜欢你了……」此时的田伯光爽快地穿着衣服,等到
穿戴整齐之后,他蹲下身子,亲吻了下仪琳,接着将她的淄衣扔给了仪琳,「快
穿衣服回去吧,你师父估计正在衡阳城等你呢……」言语之间十分温柔,就如同
是在跟自己的妻子说话一样。

  仪琳其实不大懂得这女子失节的后果,而方才那般舒爽刺激,也让仪琳此时
肉体发抖,心里也不怎么痛恨田伯光,她颤抖着穿好衣裳,低声道:「你……你
……你……」可是结结巴巴半天,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小师父,今日之事你最好不要跟你师父定逸提起……」田伯光嘿嘿笑道,
「反正你们出家人四大皆空,这种事情其实只不过是小事儿,当然,你即便是要
说了,那也没什么关系,哈哈哈……」

  「我……我不说就是了……」仪琳脸颊晕红,低下头来,神情古怪至极。

  「好了,小师父,你快走吧,我们日后如果有缘,自会相见!」田伯光笑道。

  「可是……可是这位师兄……」仪琳看向了地上昏迷的令狐冲问道。

  「他只是被我点了穴道而已,过几个时辰就会清醒过来,你放心,我今天不
会杀他的,你还是快走吧……」此时的田伯光还是那般温和地笑容。

  听到了田伯光这般说,仪琳终于还是在看了一眼令狐冲之后,起身慢慢离开。

  目送仪琳离开之后,田伯光哼了一声,捡起了自己的刀,也不管令狐冲了,
也是自行离开了山洞……

  此时的田伯光一个行走在荒野之间,边走边想:「如今我是把仪琳给奸污了,
算是初步改变了原来的命运,可是接下来又能怎么样呢?以我的武功,又是个淫
贼,在江湖上虽然说不至于吃了亏,可是遇到更高级的高手,那自然不是对手,
如今奸淫了不戒和尚的女儿,将来若是他知道了,只怕更饶我不过了,而唯一能
自保的方法,那就是需要提升武功了,可是这说的容易,这武功如何才能提升啊?」

  田伯光越想越烦,他此时不敢进衡阳城,毕竟那里因为刘正风金盆洗手,也
不知道已经聚集了多少武林高手,还是别去碰那个眉头才好,此时展开轻功,朝
衡阳城相反的方向而去,此时来到了衡阳城外的一个村庄内。

  此时即将天明,田伯光腹中饥饿,心想不如到这村庄中找些吃的来填填肚子
也是好的,当下走进了村中。

  此时村中的大部分村民看起来都是在睡觉,田伯光行走其中,也没遇到一个
人。

  在走到一处人家门口的时候,忽然,田伯光听到那户人家中传来了人说话的
声音,而这说话声似乎不像是一般的村民。

  田伯光一时好奇,于是立刻施展轻功,攀上屋子,朝里看去,却见那农家小
院中,一名黑穿黑衣的中年文雅男子,此时正手拿长剑,对着不远处,拿着拐杖
做武器、警惕地看着这个男人的一对老年夫妇喝问:「把六壬神骰交出来,否则
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一家人的死期!」而看那对老夫妇,女人左臂受伤,男人
小腿也受伤了,看起来均是被这男子所伤。

  「这人是……江别鹤?!」田伯光的记忆里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人是谁了,这
人乃是当今江湖和岳不群齐名的君子大侠,绰号「仁义无双」的江别鹤,田伯光
两年前,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因此认得。

  「他说到六壬神骰,难道……难道……这两个人就是屠娇娇的家人?!」想
到这里,田伯光真是惊喜交加,心想难道那六壬神骰就在这里?要知道,那里面
可是藏有移花宫嫁衣神功的最高心法啊!要是自己练成了,那还不天下无敌?!

  想到这里,田伯光内心简直是激动不已啊!

  只是,此时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因为田伯光知道,江别鹤的武功不弱,最起
码不弱于余沧海,和自己相比还是稍高一筹,自己要想在他手下得到六壬神骰,
怕是不易!

  因此,此时要静观其变,伺机而动。

  而那屠娇娇的长辈,屠老和屠母都是性子刚烈之人,那六壬神骰乃是他家传
之宝,他们如何肯交出来?

  「去你妈的吧!」屠老和屠母此时大叫一声,持着兵刃就朝着江别鹤冲了过
来。

  「找死!」江别鹤冷笑一声,手中长剑挥动,上前就和这二老再度缠斗在一
起。

  只看数招,田伯光就看出来了,这屠家夫妇二人武功不弱,估计都在此时的
令狐冲水平,但是江别鹤武功殊不在余沧海之下,便这二人联手也不是江别鹤敌
手。

  只是,此时对于田伯光来说,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哪里来的毛贼?居然敢在这里行凶!」田伯光此时知道若是屠家夫妇被打
倒,那自己想要从江别鹤手上得到六壬神骰那就难度很大,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
立刻上前,和屠家夫妇一起合围江别鹤,只要打倒了江别鹤,那剩下的屠家夫妇
自然也不是自己敌手,六壬神骰垂手可得!

  当下田伯光不在多想,直接拔出单刀,一把冲入了院中,一出手便是「飞沙
走石一十三式」快刀中的绝命杀招,他知道今日必须速战速决!

  江别鹤本来稳操胜劵,这屠家夫妇即便是联手也不是自己对手,杀了他们之
后,得到六壬神骰,自己练成绝世神功,便不再惧怕任何人,心里正欢喜之际,
哪知忽然一人蹿出,手上刀法更快如闪电,江别鹤此时反应不及,而田伯光这一
刀又是他聚集了毕生的功力所急,一刀之下,江别鹤已然左肩中刀,鲜血直流,
好在他反应迅速,在中刀之时及时躲避,只是受了轻伤,否则怕是一条手臂也给
砍断了。可是此时也是惊魂未定,知道出刀之人武功不弱,大是劲敌。

  此时的屠老和屠母跟江别鹤交手,本来是必输无疑的,哪知道忽然之间却有
救兵来到,二老不及多想,立刻挥舞兵刃,猛攻江别鹤,一定要把这个恶贼打倒,
而田伯光知道此时不打退江别鹤,自己永无翻身之日,于是飞沙走石一十三式快
刀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施展出来,招招均是全力而为。

  江别鹤此时左臂受伤,外加他武功也最多就是比田伯光高一筹,而此时面对
屠父屠母和田伯光三人联手,登时难以支撑,更何况江别鹤内力虽在田伯光之上,
可是江家剑法比之田伯光的快刀却颇为不如,外加屠家二人武功不高,人却骁勇,
三人联手江别鹤自然处于下风。

  二十余招之后,江别鹤尖叫一声,原来左腿已经被田伯光快刀所伤,而且这
一刀伤的不轻,江别鹤几乎站立不稳,知道在斗下去,自己必然性命不保,当下
不敢在斗,转身就逃,而他若当真要走,田伯光三人自然阻拦不住。

  而此时眼见江别鹤离开,田伯光内心大喜,方才砍在江别鹤左腿那一刀虽然
没有斩断这伪君子的腿,可是那一刀下去也足以影响江别鹤的身法,此时他带着
腿伤和自己相斗,也已经不是自己敌手,眼见他逃走,田伯光却是知道,这下六
壬神骰是自己的了!

  一番恶斗下来,屠父和屠母年纪均大了,都感觉体力不支,但屠父还是很感
激田伯光救命之恩,当下拱手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

  「呵呵,不用客气……」田伯光边说边笑眯眯地举起了刀,一把施展出飞沙
走石一十三式快刀中的绝命杀招,快刀一出,屠父屠母还没反应过来,立刻双双
中刀毙命,到死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也要杀他们。

  要知道,这二老武功最多不过和如今的令狐冲在伯仲之间,而年纪已大,刚
才一番恶斗又是耗损体力,又是受伤,外加此时恶斗之后,对田伯光这位相助他
们的好汉心存感激,不加提防,结果就被田伯光一刀一个给结果了性命。

  「妈的……杀人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啊……」此时的田伯光哼了一声,然后赶
紧跑进了屋子里,却发现屋子里正有十二三岁的少年正惊恐地看着自己,看起来
是屠家二老的孙子,刚才院子里激斗之时,他害怕地躲在屋内,亲眼目睹了自己
的爷爷奶奶被杀的整个过程,此时已经吓得呆了。

  「嘿嘿,小子,怪你命苦了,若不杀了你灭口,我老田怕也没好日子过……」
田伯光不会心慈手软的,嘿嘿笑着说着,手上快刀一挥,可怜的少年已经身首异
处了……

  没办法,田伯光现在可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拿到了六壬神骰,否则麻烦可不小,
而江别鹤自己虽然见过他,可是他却没见过自己,并且自己杀不了他,让他走了
是非战之罪,而这小子自己却万万不能放,妇人之仁的下场是什么样的,田伯光
还是懂的。

  杀光了屠家之人,田伯光立刻翻箱倒柜,寻找六壬神骰,终于在木床的夹层
之处,田伯光找到了六壬神骰,他大喜之下,立刻施展轻功,逃离这里……

  很快的,田伯光就跑到了衡山深山的一个山洞里,这里非常安全,田伯光确
信别说是江别鹤,就是魔教、朝廷的情报人员,一时三刻也是查不到自己如今在
这个地方的。

  此时田伯光拿着六壬神骰,他记得原剧里说过,打开六壬神骰其实是很简单
的,因为这上面的方格可以移动的,于是田伯光试着按了一下其中一个方格,果
然,这些方格都可以随意移动,只需要移动方格把他们拼在一起之后,就可以。

  当下田伯光赶忙这么做了,果然,不到片刻功夫之后,六壬神骰的六面就彻
底对准,六壬神骰打开了。

  而这大神骰里面,却是和原著的那个里面有个小骰子不一样,那里面居然是
一本很小的书册,就像现代的袖珍漫画一样。

  「这……看起来像是手抄本啊……」此时的田伯光拿起那份小书册,翻开一
看,只见这书册的纸张似乎也是特制的,内里的字很小,却看得很清晰,整篇确
实就是移花接木的秘籍,田伯光又想起了小鱼儿与花无缺里怜星说过,六壬神骰
里藏的乃是一份抄本,看起来就是这个了。

  田伯光此时打开这份抄本,此时天已经大亮,田伯光在洞内点了火把,仔细
阅读。

  这本手抄本当中记载的心法,除了最后几页是波斯文,田伯光虽然不知其意,
但看过小鱼儿与花无缺,明白这些波斯文的意思,另外一些内容就是记载了移花
接木本身的修炼之法,还有破解之法空木葬花等等功夫,在通读之下,田伯光才
明白了这吸功之法,绝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吸人内力的武功,都是传承自北宋年间的逍遥派的北冥神功,而这门武功
在传承上,又有一些不同的分支,如移花宫的嫁衣神功,数百年前纵横天下的大
侠天池怪侠(天池怪侠的另一门神功金刚不坏神功则是以九阳神功为根基,而这
位天池怪侠就是当年和王重阳斗酒的斗酒僧)的绝学吸功大法,以及锦衣卫卫主
厂公刘喜的吸功大法,还有日月教前任教主任我行修炼吸星大法。

  这些人所练的取人内力的方法各有不同,如任我行所学的这一脉的原理则是
将吸来的功力纳入丹田,散入筋脉当中,化为深厚的内力,但是这门功夫却有几
个重大的缺陷。

  首先是散入筋脉的内力虽然在筋脉里面会融合在一起,但是却会有一个很大
的问题,那就是散入筋脉的内力会时不时地回到丹田,和丹田的内力火拼。

  第二就是吸星大法的运用之法和世间的任何自己修炼的内力的运用之法是截
然相反的,任我行当初为了压制体内的异种真气,所以自己修炼了一套内功心法,
将吸星大法的吸来的内力,在每次进入丹田以后都强行压制住,但这样做的后果
在于,自己只能够运用自己修炼的内力,吸来的内力不但无法运用,而且在和高
手对决的时候,自身内力消耗太多的话,那些被散入丹田的内力会不由自主地反
扑回来,内忧外患,当年和左冷禅对决便出现了这个问题。

  因此任我行这些年一直在研究一种可以化解吸星大法这种弊端的方法,这才
因此被东方不败所乘。

  而在黑牢囚禁数年,任我行才终于破解了这神功奥秘的精髓所在,在任我行
看来,吸星大法的运用内功之法和自身的内功运用截然相反,想要同时运用吸来
的内力和自己的内力,怕是很困难。

  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无崖子、李秋水二人身具北冥神功却不取人内力的原因,
因为她们自己修炼的内力的运用之法和取来的内力相冲,他们就算吸了别人的内
力,也无法和自己修炼的内力融合,也无法使用,所以不如不吸,而段誉没有练
过内功,令狐冲内力尽废,吸来的内力就全部是他们的,但就算是这样,段誉也
无法运用内力,而令狐冲的吸星大法没有得到名师指点,运用只能是半吊子,因
为熟悉剑法,所以在用剑法的时候还能用,用拳脚就无法发力了,令狐冲之所以
拳脚差就在于不会运用内力,拳脚功夫不是一流,打出去又没力气,当然无用。

  任我行要想运用吸来的内力,就必须要把自身的内力再度废掉,但任我行不
愿意,所以想要运用体内吸来的内力,那是很难的了,可是,想要把自身的内力
和吸来的内力隔离,令吸来的内力永远不会进入筋脉造反,那倒是可以,因此任
我行苦苦思索多年,尤其是在黑牢之中心无旁骛,终于领悟出了可以将取来的内
力彻底地散入筋脉,融汇其中,永不造反的办法,以此法的话,那吸取的十余位
高手的功力就会彻底地在筋脉里面安息,而不会再造反。

  说白了,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就是损人不利己,吸来的内力散入筋脉进入休眠
状态,而他只能运用自己练就的内力。

  简单来说,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是如今各种流派之中,唯一一种可以在自身
没有内力的情况下,修炼之后,可以把吸来的内力尽数为我所用的武功,但缺陷
修炼之时必须废掉自己的所有的内力,而修炼一旦有自己修炼的内力,那就无法
用吸来的内力。

  而其实,移花宫的嫁衣神功、刘喜和铁胆神侯的吸功大法则是不需要散功,
同时拥有吸走别人的内力之后,甚至可以学会对方的武功的能力,这是原本的北
冥神功和吸星大法不具备的,但是这两门武功也有弊端,那就是取人内力之后,
吸来的大部分内力处于休眠状态,只有大概百分之一的真气可以为己所用,因此
神侯吸取了二百多人的功力,加起来数千年的功力,也不过提升了自身二三十年
的功力,大部分内力处于休眠状态,毫无用处,

  因此,多少年来,无数修炼吸功大法的高手,最难以破解的,就是如何可以
将吸来的内力和自身的内力一起运用。

  而据说唯一的方法,就是当年移花宫的老祖,領悟出来的嫁衣神功第九重心
法——移花接木,其中就记载了如何可以将自身功力和吸来的内力并存之法,因
此多少年来,无数人都想要得到六壬神骰,得到里面的那种秘法,只可惜,从未
有人得到过,刘喜一直所想要练就的所谓隔空吸功大法,其实隔空吸功还是其次,
他们真正想要得到的,其实是那种可以让体内的吸来的真气可以和自身内力并存
使用的法子。

  如今读完了这份秘笈,田伯光内心大喜过望,他知道自己假如修炼了这么功
夫,自己武功自当天下无敌。

  「好,欲练神功,那就要引刀自宫……不是,要自废武功,为了绝世神功,
自废武功就自废武功!」田伯光此时顾不得许多了,他必须要马上练成这门武功,
因此田伯光一狠心,立刻就运起真气,自废武功……

  所谓自废武功,其实说简单也很简单,一人内功存于丹田,只需要以手法去
点丹田大穴,刺激其中就足以把丹田真气全部泄出来,这种功夫武林中国便算初
学武功之人也能做到,但是基本人没人会这么做,但田伯光会……

  「呕……」随着一口鲜血喷出,田伯光只觉自己体内的力量似乎一下子全部
都消失了,手脚无力,难过不已,此时只怕就是个不懂武功之人,也能杀了自己
……

  「好好好,我可以练移花接木了,我可以了练移花接木了……」武功被废,
田伯光却兴奋无比,因为等到他练成了移花接木,这武林中还有谁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