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有味 -- 足の臭い援交少女】(02)【作者:圣水娜娜(nana12345)】

作者:nana12345(圣水娜娜)
字数:60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02章:臭鱼

  「海上的,船螺声已经响起,对你犹原情绵绵,今日要来离开;心爱的,不
甘看你珠泪滴,在我不在的日子,你着保重自己……」每次听到这里的时候,眼
泪就会忍不住的在眼眶里面渗出来。

  听这首歌的那年我就坐在你的机车后面,我还在笑你喜欢听这种老人歌,你
说你在我面前就是老人,这样才可以照顾我。

  一首歌,一个时间,一种味道,一种心情,不小心听见了,然后又不小心被
自己刻在心里面,藏起来,过了很久,再放出来……当时我紧紧的搂住你的腰,
你带我在阳明山的山路间穿梭飞驰,我不知不觉的,就靠在了你的身上,你的小
音箱里放着的就是这歌。

  你后来经常带着我上山,然后又下山了,你每次都在林间找片安静无人的空
地,把我抱在大石头上面,然后把我的鞋子脱掉,然后捧着我的黑丝袜脚,使劲
的吸好久才会把我放开……

  我其实不想叫你这样,总觉得自己喜欢的人不应该这么变态,可你对我说这
不是变态,这是喜欢,这是爱情的调味剂。

  但是分手后,在我最伤心的时候,别人和我过来讲,你在我背后,和别人取
笑说我是個婊子。

  直到现在,傻傻的我还在自己骗著聰明了的自己……

  过了几天,我一直在踌躇是不是和欣宜给我的那个人联系,但是也一直犹豫
不决,担心些自己也想不出来是什么的东西。不过口袋里的钱看着渐渐花光,滑
手机的时候顺便看欣宜给我发的那个论坛和联系方式的频率就越来越多。

  有一天我也没怎样想,自己躺着换了一个Line ID,想了半天,然后随便写
了一个昵称「半糖奶茶」,然后就把那个人加入了。我给他附言等着他验证我:
「您好,我是Elisa的朋友,想和您联系卖……卖旧裤袜。」敲字的时候敲到最
后,停住了半天,在想要怎样写,真的写不下那觉得变态的两个字,最后想到一
个词,写上了旧裤袜给他发过去。

  没过多久,他就把我验证过去了,然后给我发过来一个大大的笑脸,他的昵
称叫「掌门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称呼他,还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屏幕上又
弹出几个字:「你好喔,是欣宜介绍的朋友是吗?」

  「您好,我是。」

  「你知道我这里要介绍卖什么吗?」

  「知道喔,我想卖穿过的裤袜。我现在经济有些紧张。」我写完几个字,又
补充了一句,好想向他解释一下。

  不过他没有接着我的解释去说,直接发给我几个字:「喔,好,之前有卖过
吗?」

  「没诶。」我眼睛盯着屏幕,还一边注意房间的门有没有被推开,好有一种
做贼心虚的感觉。

  「好,那味道重吗?」

  他这样问我,我其实真的不知道怎样回答,我从没有和一个男人这样交流过,
脸微微的有些烫,感觉很紧张,虽然是隔着手机,没有面对面。但想了想既然就
是这样了,也不好不声不响退出来,叫欣宜不好做,而且自己真的是缺钱花,于
是把大脑瞬间涂抹成空白,就写上:「还好吧。有些味道。」不过发完之后,我
看着自己写的文字,真的觉得有一丝的纠结。

  「只要味道有够正就好,你可以自己Po在论坛上,我也可以帮你Po,然后和
你联络,另外,也可以出售原味内裤和胸罩什么的,就是穿过的内衣内裤,要注
意,这些都不要洗过,穿的时间越长越是没有洗过越可以标有好的价钱。」

  「好哦,真是谢谢您了,我想请您帮我Po,因为我不知道怎样Po。」

  「那好吧,我可以帮你Po,你也可以看看论坛上其他人Po的广告。」

  「好喔,那就拜托您了,真是太谢谢您了。」

  「不客气,回头有客户需要我联络你。拜。」

  然后我把手机扔在旁边,蜷在床上闭上眼睛准备入睡。

  夜静静的,窗帘挡不住街边路灯的灯光,隐隐约约透进来将窗帘家具的身材
投影到对面的墙壁上屋顶上,冷气一直小小的开着,身上盖着一条凉被,凉被下
面的我只穿着一条浅蓝色的蕾丝边三角裤。

  有时候睡觉很难,不是失眠,而是感觉身上燥热的难忍,欣宜和我讲过:
「有时睡觉的时候经常会出现性幻觉。」我听了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辅导老
师也讲过,这都是思春期少女的正常生理现象。

  我把头发往后面略微梳理了一下,耳朵边的面颊刚刚觉得扎的痒痒的,突然
想到被男人吻是不是就是这样痒痒的感觉,然后思绪就此卡住,心里掠过一丝羞
涩和寂寥,放在枕边的手下意识的进到被窝里面,轻轻抚摸了一下一边柔柔软软
的小胸,有一份莫名其妙的伤感在我的眼皮中间徘徊。心想如果身边有个男人会
怎样,是不是会叫现在的自己好一点,但是也有些恐惧,总之说不清理还乱惆惆
怅怅着。

  每次生理期结束,要睡的时候就变的好难,觉得身上总缺些什么,那种感觉
也真的是难以形容,我自己找了好久也找不到症结和患处,后来忘了哪天我突然
明白了,我的身体是在寻找一份拥抱,一份抚摸,还有一份尚难以说清楚的感觉
来填充。

  我睡觉的姿势好像一只虾米,侧着身子蜷着腿,缩在床的正中间,有一次觉
得搭在另一条腿上面的一条腿空落落的,好累的感觉,顺手把一个不用的枕头拽
过来,放在两条腿的中间夹住,然后觉得一条腿腿一下子放松下来,这个姿势正
好舒舒服服的可以进入梦乡。

  脑子里闪现过很多的事情,从幼稚园一直到现在,跳跃式的各种场景,直到
前几天欣宜带我去卖裤袜的场景,我在想自己怎么走到今天这样的,是不是自己
不乖,或者自己心里面深藏着什么阴暗的角落,或者因为不认真读书,或者因为
交友不慎,想到这里我不敢再想了,欣宜是我最最好的好朋友,一直从国中陪我
到现在,我不想用不好的想法猜疑她,论断她,我心里会不舒服,全都是因为自
己不好才这样的。

  学校里有好多同学都叫了男朋友,但是欣宜和我却没有交,我很讨厌那些男
孩子,觉得都不是可以托付终身的那一种人,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或者不小心做
未婚妈妈,我其实比较喜欢成熟年长的男人,有一次和欣宜说到,她和我讲她也
是这样,有时睡觉的时候会有性幻想,幻想一个成熟的男人在我的身边挨着我,
但是怎么能找到呢?总不能满大街挂着牌子写着我要找熟男吧,会被人家笑死。

  每次把枕头夹在腿间感觉就很舒服,慢慢的夹紧,会叫自己全身上下得到一
种非常奇妙的感觉,然后随着这种奇妙的感觉,一边想着幻想中的那个男人,有
时自己会摸自己的身子,但是越是摸自己,越是感觉缺一份充实,好想有一个男
人紧紧的搂住我,然后用力的吻我,好美妙的感觉,想着想着,夹着枕头的双腿
之间,已经不由自主的湿了。

  生理课老师告诉我们,女孩子会发生这种状况叫做自慰,不需要多紧张,只
不过是正常的生理现象,欣宜后来有一次莫名其妙问过我,我有没有自慰过,我
和她说双腿夹枕头算吗?她说算,她也喜欢睡觉的时候双腿夹枕头,然后搂着布
偶玩具入睡,感觉好舒服,有时候还会做一些春梦。我问她做过什么春梦,她笑
我窥探她的隐私,我和她讲我有一次做过一个梦,被男人强暴了,好舒服但是好
可怕,欣宜说,这就是她害怕找男朋友的理由。

  我在浮想联翩中不知不觉地睡去了,梦里梦见一个男人来买我的裤袜,然后
用力的闻着我的袜子,然后又摸我的大腿,又摸我的屁股,摸的我好难受,然后
又抱住我,我想把他推开,但是又沉溺在这种难受的感觉里面,觉得好舒服,然
后我一下子醒了,内裤彻底湿了。我清醒了一会,起身在抽屉里翻出一条新内裤,
刚要把这条裤底湿透的内裤扔进洗衣桶里面,突然望着它想起那个掌门人说的穿
过的内裤也可以卖的话,我就这么呆呆的望着这条内裤,呆呆的想着那个掌门人
对我说的话,这样好像过了好久好久,然后我在柜子里翻出一个塑料袋,把这条
内裤放进了塑料袋里面,偷偷的藏在了衣服底下,然后关上柜子,继续躺回床上
睡觉。

  我在想某个男人如果买了我的这条内裤,他会回家去做什么?是去意淫,意
淫我……一边拿着我的这条内裤,幻想着把我怎样怎样,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覆盖住我的身体,我一边想着一边把手伸到了两腿之间,我用手指轻轻的隔着新
换的内裤揉搓起自己的阴部,好舒服,比夹住枕头舒服,我为什么会一边想着男
人意淫我一边自慰起来了,我究竟也不知道,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思维了,我
满脑子里都是男人拿着我的内裤意淫我的画面,满脑子都是这种画面给我带来的
羞耻感觉,满脑子都是这种羞耻感觉给我带来的快感,我就这么摸着摸着我的裤
底,突然高潮了,我用力的咬着被子,努力叫自己不叫出声音来。

  我躺着喘了半天气,我觉得自己变坏了,我无可救药了,我怎么能这个样子,
我不想去卖什么原味内衣裤袜了,我恨自己,脑子里乱乱的,然后把自己的思绪
关掉,接着睡了。

  然后过了两天,手机突然接收到一个简讯,打开之后看见是那个叫掌门人的
发过来的。

  「嗨,最近有一个人要买原味丝袜和原味内裤,你可以卖吗?」

  我想到柜子里正好藏着一条内裤,脚上的裤袜已经穿了三天没有换洗了,就
发给他:「可以喔,有喔。」

  「那我把那个人的Line发给你,你们自己联系好了。」

  「好喔,谢谢你喔。」

  「不客气。」

  简短的对话以后,那个叫掌门人的奇怪人就给我发来一个ID,我加过去,是
一个叫「臭鱼」的男性账号。我给他附言:「您好,掌门人告诉我您的联系方式。」

  过了不太久的时间,这个叫臭鱼的男人就验证了我:「嗨,你是那个要出售
原味裤袜和内裤的女孩子吗?」

  「您好,是的喔。」

  「台湾妹?学生?」

  「嗯。」

  「真假?假的不付钱,我就离开。」

  「真的。」

  「价钱呢?」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我是第一次卖。」我傻傻的就这么回复给他了。

  「第一次?!」

  「是喔。」其实我应该是第二次,但是我真的不想想起那次的经历。

  「能不能当面给我?脱给我?」

  「裤袜可以,但是内裤我已经是换下来的。」

  「我想要你身上的。」我听他这么说,犹豫了好久,心里想怎么脱啊,如果
在大街上托给他,我裙子里面岂不是真空状态了?

  「怎么不说话?」

  「我在考虑。」

  「考虑什么?如果满意的话,我可以出高价钱,裤袜500,内裤1000好吗?
当面脱下来。」我看着他的话,犹豫了好久。

  「怎么不说话?」

  「内裤当面脱2000……」我犹豫了半天最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敲上了这几
个字发了出去。

  「好,成交,我们在南京中山见面好不好?捷运站那里,然后去方便的地方
你脱给我。」

  「好吧。」

  然后约了时间,是在晚上,等结束这段谈话以后,我才发现我自己的心跳好
快,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进行的这一大段谈话,脑子空空的,真的要去吗?我真
的变成坏女孩了,那个人会怎样看我?如果别人知道会怎样看我?如果别人知道
我该怎样继续生活?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里窜出来。

  虽然约好了时间地点,但是我真的有些恐慌,我想叫上欣宜一起和我去,我
就去把这个事情和欣宜说了。

  「哇,那么快,你还会讲价钱了,没想到你进入的那么快喔。」

  「别笑我啦,我好急诶,我想要你陪我一起去,好怕。」

  「去不了喔,周末的时候要去乡下爷爷家,爷爷过生日,然后在那里过周末。」
欣宜为难地说。「但是你有什么好怕的啊,中山那里人好多好热闹啊,他又能把
你怎样……最多摸一下你,你就当作找男妓了,哈哈。」

  「讨厌喔,这个时候还开玩笑,好恶心啊,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怎么
办啊,要不然我叫他改时间吧。」我撅着嘴和欣宜说。

  「改时间?你不怕客户跑掉?你总是要自己去的,反正我也不可能永远陪你
一起去啊。昨天我就是一个人放学后去的。我不是拒绝你哦,别生气啊。」

  「我没有生气,好吧,只能这样子了……」我心有不甘的和欣宜说着。

  就这样子,裤袜继续一直穿到周末,内裤也没有换,到了约好的那天晚上,
我简单化了一下妆,穿了一件米黄色的连衣短裙,和淡粉色的平底单鞋就出门了,
妈妈问我去哪里?我就说和同学约好去逛街。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好有负罪感。

  其实我走在路上,还在犹豫,是去还是不去,但是就快要高中毕业了进大学
了,我自己也想攒一些钱,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好虚伪。

  坐捷运很快到了中山,越距离约好的地方越近,心里越是紧张,心跳一直不
是很正常,因为从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觉得好见不得人,如果被家人知道,后果
真的会不堪设想。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一个拜金女,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情,我觉得自己不是,
我在自食其力,我在付出,我在忍受着几天没有洗的脏袜子脏内裤付出,但我心
里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有负罪感,就想到这里吧,已经到站了。

  我出了车站,然后给那个臭鱼发简讯。

  「您好,我已經到中山了,請問您在哪里?」

  「我早就到了,我在B出口,穿着灰色T恤牛仔裤。」

  「我也在B出口外面喔。」我刚发出这条简讯,就看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
人站在我面前。

  「请问你是半糖小姐吗?」

  「是啊,您是那位,那位什么鱼先生吗?」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叫他。

  「猜到就是你。」他满意的笑了笑。

  「是喔。」我也笑着回答他。

  「你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在这边走走。」

  「还有点时间诶。」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回答他。

  「那我们就去那边商场逛一逛好不好?我请你喝东西。」

  「好喔,真是谢谢您喔。」我紧张着微微弯腰鞠了一下躬和他说。

  路上他和我一边走一边和我聊天:「台北的援交少女越来越多了,但是长得
合我心意的没有几个,我很喜欢你的样子。」

  我听了他的话有些好诧异,转过脸对着他说:「不好意思喔,我不是援交少
女。」

  「还不是喔?呵呵,也差不多快是了。」他瞥了我一眼说着。

  我听他这样讲话心里有一点莫名其妙也有微微的一丝生气,心里也有一点难
受。

  「我们可不可以聊一些开放的话题?……我可以加一些钱给你。」他试探的
和我说。

  我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开放的话题,但是听他说加一些钱心里也明白了。

  「嗯……还好吧……」我有些羞羞欲言又止的回答他,他听我这么说,对我
满意的笑了一下。

  他带我到了一个咖啡店,带我坐到最里面的位置,为我点了一杯焦糖玛琪朵,
然后色迷迷的看着我,我被他看得羞的抬不起头来,好尴尬,我就拿着那个搅拌
棒,羞羞的低着头搅拌着杯子里的饮料。

  「你的脚是不是很臭?袜子是不是很臭?」

  「啊……嗯……」我听他这么讲好想骂他,但是一想到我是来做什么的,立
刻忍住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笑笑着嗯啊的低着头回应着他,我觉得这个对
面的人好龌龊,我好肮脏。

  「袜子穿了几天了?」

  「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吧。」我还是低头笑着小声说。

  「内裤呢?」

  「也是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吧。」我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已经计算不出穿了几
天了,我真后悔答应他和他走一走。

  「那味道很正是不是?我就喜欢你们这些女孩子的裤袜和内裤,你知不知道
我回去做什么?」

  「不知道唉。」我低着头尽量不看他搅拌着手中的饮料说着。

  「我喜欢闻女孩子臭袜子和臭内裤的味道,一边撸Gg一边闻,我还喜欢舔你
的内裤底,看你的阴道分泌物,然后……」

  我听他说到这里,我真的忍不了了:「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一会还有事情,
要赶时间,能不能找个地方我把东西给您。」

  「哦,还要赶时间?好,好。」他一边起身,一边整理衣物,我也随着他起
身,但是他还在小声的和我说:「是不是一会已经约好人来干你?今晚你可发财
了,呵呵。」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找一个地方好不好。我看那边的化妆室就可以,
我去那里脱给您然后把东西给你好不好?」我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达一个极限
了,他再说一句我就要爆发了。

  「哦,化妆室?我想亲眼看你脱下来,我知道一个楼梯间,我带你去吧,就
在旁边。」

  就这样我跟着他,板着一个脸和他离开了喝水的地方,这个楼梯间就在旁边,
我觉得他经常会带女孩子来,买这些东西,感觉他路很熟悉。

  那个楼梯间小小的,灯光不算太明亮,到了那里,他就叫我把裤袜脱下来交
给他。

  「快脱吧,就是这里就好,没有人的。」

  「那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请您转过身可不可以?」我还是带着微笑平心静
气地对他讲。

  「我要看着你脱。」

  「不是太好吧?」

  然后他从包里面掏出3500块,和我说:「在我面前脱,然后自己闻一闻自己
的袜子和内裤,然后我摸你一下,3500块都给你,可不可以?」

  我真的不想和他纠缠,我觉得他的要求太过分了:「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
讲好了的,只卖袜子和内裤。」

  「5000块!」他说着从包里面又拿出一些钱。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他手中的钞票,他笑着望着我,5000块啊,我心里
说:就是一条穿脏的袜子和内裤,闻一下下,再被摸一下,5000块啊,我吞着口
水。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考虑的做的决定,最后无力的点头说了一句:「好吧。」

  他满意的笑了,把五张一千块拍到我的手里,然后轻轻的的摸了一下我的手:
「脱吧。」我突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就要哭出来。

  我尽力忍着羞耻感,把手伸进裙底,把裤袜脱了下来,我脱裤袜的一刹那,
他竟然撩了一下我的裙子,我立刻用手把裙子盖住了,他色迷迷的笑了一下:
「内裤还是粉色的。」

  然后我微微蹲下去一点,把手从裙子后面探进去,飞快的把内裤脱了下来。

  「自己拿着闻闻,把袜子抻开,内裤的裤底翻过来。」

  我半低着头拿着自己的裤袜的袜子那里,翻开内裤黄黄的裤底,放到了自己
的鼻子边,闻了闻,好恶心啊,然后皱着眉头,半侧低着头递给了他。

  他笑着拍了一下我的屁股,我啊的叫了一下,下意识的捂住裙子,用手打开
他的手。

  他笑了一下子说:「臭三八,还装纯洁喔,呵呵。」

  我抬着头睁着眼睛看着他,心里面的怒气在向上冒,但我尽力的克制住自己。

  「呵呵,不要生气哦,真的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会这样子,以后我需要什么
还联系你哦,今天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没有关系……不好意思……真的是谢谢您了……」我微微鞠躬了一下,挤
出最后的一点笑容。

  然后他就带着我离开了楼梯间,挥手说了再见然后分开。我这时我才发现自
己从家里离开的时候竟然没有带内裤出来,裙底就是真空的状态,我一直捂着裙
子慢慢地走,担心有风会把裙子掀开。

  一路上我回想着刚才的一切,我觉得一种好委屈的感觉在心头绕,鼻子也酸
酸的,但是我一直强忍着,强忍着直到回到家里面。

  回到家里家人都早早睡了,灯都关掉了,周围都是黑黑的,只有路灯透过窗
子映在墙壁上,叫我知道哪里有路。

  我轻轻地推开了我卧室房间的门,轻轻地把门锁上,我这时终于忍不住了,
灯不开着,自己捂着脸坐在床边憋着声音哭了起来。

[ 本帖最后由 龙葵 于 2018-6-7 17:26 编辑 ]